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洛提·结发

    提耶利亚有些厌倦地拨开洛克昂的手,疲惫了一天的他有些不耐烦了。

    奈何身边的这个人一点自觉都没有。

    提耶利亚终于睁开了酒红色的眸子,满满的不耐烦仿佛能够溢出来,对面的男人依旧笑的很温柔。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你想干什么?”

    洛克昂拉起提耶利亚的短发:“我在想一个传说。”

    提耶利亚闻言更加不耐烦了:“无稽之谈。”

    洛克昂举手投降,提耶利亚气呼呼地闭上眼睛之后,洛克昂才开口道:“传说里,两个人的头发各剪下一缕,放在一起,能够让两个人永远在一起哦。”

    提耶利亚没有回应他,洛克昂低下头,发现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了。

    他无奈地摇摇头,抱紧了怀里的人,也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休息时间。

    提耶利亚其实是个对生活品质没有什么特别高要求的人,所以在今天第四次经过某家装饰品店铺的时候,洛克昂终于锁定了提耶利亚的目标。

    一个装饰精美的小盒子,而且除了装饰精美以及价格高昂,似乎再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洛克昂一边心想“没想到提耶利亚也这么喜欢孩子气的东西”一边把人拉进店铺跟老板还价起来。

    提耶利亚看起来相当局促,洛克昂想,手足无措的样子也很孩子气……这样看来,和盒子意外的有些合适呢。

     老板最后还是招架不住洛克昂,连番讨饶下连“这盒子以前是用来装一对白头到老夫妇的结婚戒指的”这样莫名其妙的涨价理由都提了出来,洛克昂捧腹大笑,回头对提耶利亚说:“这盒子最多有五年的历史……提耶利亚?”

    提耶利亚正拿着一对戒指低头想着什么,正站在橱窗前的他成为了最吸引目光的模特儿,洛克昂也不例外。

    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仿佛都成为了布景板,提耶利亚一个人拿着一对戒指站在那里,仿佛与世隔绝许久,初初回到人世,所见皆非从前。

    洛克昂莫名地有些厌恶这种感觉,迈开腿过去抱住了提耶利亚,后者惊醒过来。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何等失态……”

    洛克昂在提耶利亚爆发前及时放开了他,笑着问:“提耶利亚想要这对戒指吗?”

    提耶利亚闻言沉默了一会,摇摇头说:“我们不能佩戴这些。”

    洛克昂也沉默了,随即笑起来:“好,那我们把这个带回去吧。”

    说罢拿起手上装饰精美的盒子,拉着提耶利亚走出了店门。


    回到临时居所之后,提耶利亚不知从哪里翻找出来一把剪刀。

    然后不顾洛克昂惊讶的目光,硬邦邦地剪下了自己的一缕短发。

    然后硬邦邦地将剪刀递给了洛克昂。

    后者努力了许久才憋住笑意,学着他的模样剪下一缕头发,看着提耶利亚珍而重之地放进盒子里面。

    洛克昂觉得心中一片柔软。

    “提耶利亚昨天没睡着……好我不说了。”

    再说下去提耶利亚就要“何等失态”了,洛克昂及时转变话题:“今天在店里,提耶利亚在想什么?”

    提耶利亚愣了一愣,出乎洛克昂意料地低下了头。

    “我在想……我们分别的那一天。”

    洛克昂发现,他挖了一个坑给自己跳,现在的气氛,简直僵硬地可以梆梆敲响。

    “洛克昂,你知道我……”

    洛克昂把提耶利亚抱在怀里,低头给了他一个吻。

    永恒是什么呢,永恒的生命又是什么呢?洛克昂隐隐约约感到了提耶利亚的身份,也隐约了解到对怀中的人来说,人类的生命如此短暂。

    如此……残酷。

    就连身边放置着温暖祝福的盒子,也如此残忍。


    提耶利亚在VEDA里醒来,虽然失去了实体,里捷涅·雷杰塔在VEDA里依旧留给了提耶利亚一间放置实物纪念品的房间。

    里捷涅·雷杰塔虽然总是说:“顺便给我自己留一点位置嘛。”却给房间设置了提耶利亚的默认权限。

    其实提耶利亚的东西不多,这些东西里尤其显眼的,就是一个仿佛蒙尘许久的小盒子。

    提耶利亚试着伸手打开,可没有实体的自己,却再也得不到回应。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