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最近在干什么

        嗯……打星际争霸2……
       虽然是个手残,不过打打普通还是没啥问题的。
       最早接触星际的时候我还是个比电脑桌还矮的小姑娘,攀着我爸的腿爬到桌子上看他打星际。那个时候可能我爸也好年轻,甚至把学生和我一起带到网吧去,他们联机打星际我在旁边看着……我当时最喜欢看他打游戏了——虽然搞不清输赢吧……
        后来大了一点开始自己玩游戏,很长一段时间沉迷于轩辕剑大航海时代炎龙骑士团幻世录仙剑三等等等等,直到高中毕业看到星际一作弊码“Show me the money”才又记起来原来家里那台十多岁的电脑还有这种游戏可以玩。
        不过那时候正沉迷剑三无法自拔,游戏也就没玩下去,却机缘巧合找到了几本原作小说看,《利伯蒂的远征》《萨尔那迦之影》《黑暗降临之前》,稍稍补足了一下原作背景,才发现原来星际一是个这么棒的故事。
        随后就是一发不可收拾,找到原作小说、设定、星际二通关视频等等等着,总算是把整个故事补全了,然后我就很没出息地……去找塔萨达/泽拉图的同人看去了……
        【毕竟他俩是真的好萌啊!】
         ……然后萌上了阿塔尼斯……
        别的不说阿塔尼斯的国语中配是真心苏到爆炸,比起美服原音听起来年轻了许多,毕竟才两百多岁嘛,年轻点也很正常。
        最苏的大概就是那几场打戏,还有对塞兰蒂斯说的那句“自由”。
        不得不佩服一下这种文化输出啊,自由之翼、虚空之遗确实在贯穿自由这样一个关键字,当年泽拉图教导塔萨达离开了卡拉能够得到什么的时候,也是一句“我们从未如此自由”,阿塔尼斯回答塞兰蒂斯“没有了卡拉我们还剩下什么”,也是一句“自由”。
        ……不愧是塔萨达的徒弟啊阿塔尼斯。
        我们对于自由的追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个人确实是觉得平等尊重自由是不可能从我们自己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家族式文化里产出的(当然更大的可能是我孤陋寡闻)。那么自由到底是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啊。
        “剥夺自由能够控制人,却不能团结人。”
        塔兰达尔的话还是很有高度的。
【当然梦想很美好现实似乎这一套已经走向瓶颈了?不过思想实践和任何东西一样终有尽时,我们的本能注定了会彼此相互吞噬,直接或者间接,而当被吞噬的群体足够壮大……就开始吞噬另一方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