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醉酒

醉酒

  ·3.19荀彧日投稿

  ·大概有点曹荀,写奉孝是我找不出其它人给令君灌酒……荀郭友情向

  ·称呼是最头疼的一部分……只好拾人牙慧称为主公……虽然我觉得不太对劲

  ·至于曹总的自称,尚未称魏公魏王的时候自称孤我觉得有点不合适,查了下魏书,曹总给令君的信里还是自称的“吾”,所以这篇里自称还是“吾”【毕竟自称“操”虽然可以,但是在属下面前应该不会……】。

  ·考据不全,只是想写一个场景,有bug还请见谅

  ·偏题是我永远的痛TUT

  明日即要出发往战场,向来嗜酒如命又不修边幅的郭奉孝醉得连酒杯都举不起,还是抱着酒坛不肯放。

  他身边的荀彧也有些微醺,郭嘉拿着好酒上他这里来,说是既然以后不能喝,索性今天一次性喝个够。

  其实荀彧心底也清楚,要让这家伙完全戒酒是不可能的,现下怕也就是借这个说法拉着自己喝一场罢了,只是想想当时提出军中禁酒的时候这家伙满脸生无可恋,便索性陪他喝个够。

  或者让主公看紧一点——算了,让奉孝戒酒这种事情,拜托公达比拜托主公靠谱得多。

  正走神着,就听到门外主公带着点醉意的声音。

  “文若……奉孝也在?”

  郭嘉听到曹操的声音勉强睁开了醉眼,见果然是自家主公,勉强举起手里的杯子,却不意泼了自己一身:“主公,禁酒令可真是苦了嘉啊。”

  曹操身上也带着酒,闻言大笑道:“所以吾带酒来赔罪了,奉孝可还有什么不满?”

  荀彧看着面前两个醉鬼,无奈道:“主公,奉孝已经喝多了。”

  郭嘉还要嘴硬,被荀彧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却还兀自够着曹操放下的一坛美酒,荀彧叹了口气,也随他折腾。


  荀彧在一旁看这两个翻着花编排朝廷上那些呆板朝臣,只能摇头叹气,起身点燃熏香,看这样子,他们今晚又得夜宿尚书台,自己说不得也得陪着。

  自己当年到底是为什么挑了这么一个主公,荀彧有些头疼地想着。

  到了最后连荀彧都被灌进去不少酒,郭嘉才终于消停地睡过去,曹操神智尚且清醒,荀彧却因着酒力开始打瞌睡。尚书台的女仆进进出出几次添加炭火,蜡烛明亮温暖,熏香袅袅,外间月色明亮,风声却大得很。

  “文若当初为什么会想到投奔吾?”

  荀彧微微清醒了些:“主公何出此言?”

  “吾那时不过一介奋武将军,文若却是天下名士,为何会舍弃袁本初来投奔吾?”

  “彧来时便告诉过主公,”荀彧正了正自己的坐姿,望向曹操,明显醒了七八分“袁绍并非能成大事之人。”

  曹操看着正襟危坐的荀彧,知道他在自己身上寄托了梦想,而为了实现它,献出自己的的才华、朋友、亲人甚至家族来辅佐自己。他给了他最大的动力,也带来了最沉重的噩梦。

  “那文若有没有想过,若是失败了又如何?”

  荀彧愣了愣,若是平日里,他现下一定是在想如何告诉主公怎么做才会赢,而且一定会赢。

  但是或许是今日这几分醉意,他竟原原本本开始思考若是输了,应该如何应对。

  “要带着天子……”

  “不,不是问这个。”曹操眼神也带着些醉意,随意坐着,问“吾是问,若是吾已经到了死路,文若会如何?”

  荀彧这次沉默了很久。

  他知道曹操醉了。

  袁绍太强大,曹操对上他几乎没有胜算,然而这场战争,总有一天要打响的。

  他的脑子已经被酒精和困意烧得有些不清醒,他忍不住开始想,若是主公真的被袁绍打得一塌糊涂,最后狼狈退到自己镇守的后方,然后连天战火烧到皇宫……

  去守着天子吗?

  或许会的,可是若是到了那一步,再守着天子又有什么用呢?袁绍虽然不成大器,却总是知道拥戴天子对自己有好处的,天子在袁绍那里,也定能平安。

  那么,也只有——

  “彧会守在主公身边。”

  他说的很慢,而且坚定。

  这下轮到曹操愣了愣,荀彧却有些不高兴。

  “主公以为彧会转投袁绍?”

  “袁绍毕竟势大……”说到一半,曹操忽然觉得有些有趣。

  以往荀彧要是板着脸,必然是有着什么极大的事情发生,比如上次陈宫叛乱,可是平日,他总是带着点笑意看人的,这么点言语上说清了便好的小事,居然也让他换了表情。

  果然是有些醉了。

  “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即使都投了袁绍……”

  “彧不会。”荀彧依旧正坐着,表情严肃“彧既然选择了主公,也认定了主公能成就彧的梦想,那么即使是死路,亦无回头之理。”

  曹操大笑起来,迎着荀彧投来询问的目光,曹操说:“吾曾经很害怕。”

  “若是输了,吾愿慨然赴死,但是你们,”曹操的眼神温暖了起来“你们这些跟随着吾的人,会怎么样?一想到那样的结局,吾便忍不住觉得可怕。”

  荀彧又开口想说什么,曹操抬手阻住了:“可是,那也是吾的动力。”

  “文若既然将梦想寄托于吾,”曹操提着酒站起来,望着尚且吹着冷风的窗外“吾尽力将它实现便是。”

  荀彧有那么一瞬间,忽然想起多年前,在满室笙歌笑语的联合军中,站在帐前满身血污的人。

  “今兵以义动,持疑而不进,失天下之望,窃为诸君耻之!”

  于是荀彧笑起来,望向窗外逐渐明亮的朝霞:“彧等着那一天。”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