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昨晚那个听起来很污事实上非常纯洁的脑洞

●百合
●有男主(?),炮灰都算不上吧大概
●结局是个BE,现在还不是
●旁友吃《病者生存》的安利伐?

         阿曲吐出一口水烟,笑嘻嘻:“阿妹在想什么?”
         袂姝反问:“你又在想什么?”
         阿曲轻巧地从树藤上跳下来,纤长的指甲挑起阶下囚的脖子,少年倔强的表情一览无遗。
         “我在想什么,阿妹不知道?”
        袂姝心想我怎么知道你唱得哪一出,跑到战乱四起的中原抓了这么一个少年过来,看服饰气质还不是什么普通人家孩子,要是万一是哪家诸侯宠疼的小儿子,打过来了又怎么办。
         想是这么想,便也这么说了出来,最后还不忘问一句:“你打算拿他怎么办?”
         阿曲倒是压根没有被人打过来怎么办这样的顾虑,这片林子是她的,一棵树一朵花一片叶子都是她的臣属,只要在这林子里,就没人能伤她分毫。
         她只是欢快而毫不费力地拎起少年,仿佛后者并不比她林子里调皮捣蛋的麻雀重多少,开心地说:“拿来生孩子啊。”
         袂姝手一抖,差点从藤上掉下去。

          “我们族人都这样,”阿曲看着少年,对袂姝解释道“生了男孩,等他长大就会被赶出去,或者送给临近路过的人群,然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去抢一个我们觉得好的男孩回来生孩子。我娘那时候,还一直这么办呢。”
         袂姝捧着头,她一直是在赭的皇宫里长大,虽说只是个小国,礼教却是不缺的,宫帷里来来去去的嬷嬷婆婆家长里短谁家孩子不守妇道违背规矩,聘为妻奔为妾的事情听多了,绕是她本就是个有些叛逆的姑娘,这些耳濡目染下,也实在是有些接受不了阿曲那句坦荡荡的生孩子。
         更何况……她和阿曲不是早就定了终身?
         想到阿曲和那个人生孩子,就实在是觉得那个少年碍眼的很。
         只是阿曲能不能明白?
         “你……能不能不要他?”袂姝皱眉“我实在是讨厌这样。”
         阿曲有些疑惑的歪头:“阿妹不喜欢,我当然不要。”
         “不,”袂姝说“我的意思是,能不能不要孩子?”
         “好啊。”
         (……我觉得我的戏剧重点冲突被略过去了为什么就不能狗血一点所以这一段绝对要被剪掉谢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