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家有被被万事足【

论一个纯理科生读《中国大历史》是一种怎么样的折磨体验_(:з」∠)_

进度是第十七章的地缘因素


经济发展会加重商之权重

商业权重一旦增加,即会需求一种以货币/资源为唯一度量标准的平等【重利,且唯重利】

应此需求则需要产生以货币/资源为唯一度量衡的法律和相应人才

然而这种平等与传统思想中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相悖【?】

然并卵这种道德谴责在资本利润面前应该属于浮云来着

那么它与传统农村体系到底有什么冲突呢?

如果从抽税的角度来看,历史上对商人抽重税属于常见情况。

换个角度想,商业仍然造成了不平衡。

那么不从单个的农村来想。

如果从整个国家的角度来想,商人造成的货币/资源集中和以此为标准的平等到底会造成怎样的冲突?

对比来说,西方的近现代经济发展又遇到过怎么样的阻碍?

1、此类标准的推行必须写入法律并完整执行【执行这种事情……现代中国也执行的不怎么样】

2、后面所书写的日本西欧由中层阶级进行改革,中国是否有这种大资本集合试的中层阶级?——或许并没有?有钱的都去当官了?或者一旦大资本家形成气候,便很容易被当做谋反的前兆【如果这么想起来还真特么的聪明啊=_=】

3、如果2成立那么士族地主阶级统治前就属于中层阶级?但是那个时候我们的各方面实力都尚未准备好?且如果地缘政治因素属实,那么内部一统的呼声依旧非常高——北方需要抵御外敌(然并卵还不是被五胡乱华了),南方需要统一帝国防治各种灾荒,统一程度越高则防治灾荒的可能性越大。

4、由于2中的中层阶级被各种当做谋反和谐,那么统治阶级就必须直面农村。

那么结论是?

在统一且稳定的这种最大需求——即为了防止北方入侵,以及应对国土内的各种灾荒,而不得不成为一个极大的整体——之下,资本堆积者作为一个显著的不稳定因素——资本累积到一定程度即会变成一个政治上的不稳定因素,它们会演化成私人庄园,私人军队,门阀、军阀等等——是必须要进行铲除的。

那么另外一个问题来了。

乱世又会怎么样呢?

已知乱世中更有经济效率的国家衰亡最快。

如果按照这套思路来的话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这种割据的情况下并不特别考虑外民族和统一需求。

当然这个时候外部施加的压力极大,那么这种压力可以代替北方民族给中原民族施加的压力。

那么这个时候就更加需要内部的整肃和平齐而无性格【参照军队】

啊咧好像理清了又好像还是不懂_(:з」∠)_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