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家有被被万事足【

燕荆·归处(中)

*OOC的我好痛苦

*总觉得要变的好长好长好痛苦

  东方未明话音刚落就反射性往后挪了挪,结果往常提起曹萼华或者是华山就会反射性跳起来打人的恶师兄这次却一反常态,只是站在原地,表情略有些愕然。

  “二师兄?”

  荆棘被东方未明喊回了神,再看后者的眼神,荆棘背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你那什么眼神?”

  东方未明一脸“我懂得”的神情,荆棘几年与沉默寡言却直来直去的燕宇相处许久,愈发想不通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师弟脑袋里都装的什么东西,他也懒得再去深究,只是伸手从东方未明身边抽回燕宇的傲天神剑,说:“我去华山看看,顺便还得上一趟青城山,你就老实呆在逍遥谷当靶子听清楚没?”

  东方未明眼睛里的感动都要流窜出来了,荆棘被他看得毛骨悚然,转身直接下了山,隐约听到小师弟在背后哽咽:“二师兄你原来是打算先去华山先见大师兄吗师弟我真是误解你了……”

  荆棘闻言顿了顿,然后啐了一句。

  这小师弟变脸的功夫,真的跟臭老头子越发像了。

  不过小师弟还真的说错了,他上华山,全然不是为了见谷月轩。

  他是真的,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人了。


  “听说中原武林发生大事了。”

  “对,二十多年前在我们这儿出现的圣堂,好像又要出现了。”

  “唉,那群中原人也不知道是争些什么,当年圣堂降世,也没见我们过得更好,反而是天王他……”

  “噤声!我们队里那个保镖也是中原人你忘了吗?中原武林和天龙教是死对头,你可别在他面前说这些。”

  燕宇耳功不错,这段窃窃私语全落到了他的耳朵里,然而他事实上并不在意,对他而言这些事情都已经是尘埃落定的过去,他如今在意的不过是荆棘。

  “你在意的那个刀剑客,最近好像很活跃哦。”

  一壶酒放在了燕宇面前,商队头领笑眯眯地做在了他对面,燕宇抬眼,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他也隐约明白这个女子并不简单。

  “姑娘想要何物?”

  “这么说可伤感情,”姑娘喝了一大口酒回答“不过是看到相似的眼神,有感而发罢了。”

  燕宇没回答,商队里叱咤风云说一不二的女子现在依稀却有了点小姑娘的模样:“商队本来就是消息灵通的地方,刚才有个人说‘青城派一字电剑燕宇抢了圣堂之匙,也往华山去了’。”

  “……多谢。”

  她看着拿过刀剑就往外走的人深深叹了口气,又抬手将壶里的酒一饮而尽。


  燕宇在官道上骑马飞奔,与其说他忧心荆棘在华山被人围攻,不如说他担心荆棘会遇上谷月轩。

  他与荆棘上次回中原,便是因为谷月轩的婚礼。

  武林盟主成婚,对象还是华山派掌门千金,在中原武林不可谓不轰动,然而荆棘与燕宇到底是地处西域,辗转听闻消息的时候,谷月轩成亲已经一月。

  荆棘听闻这个消息之后,拉着燕宇打了整整一天一夜。

  打到双方都精疲力尽无力再战的时候,荆棘用刀支撑住身体,低低笑了出来。

  “我明日出发往逍遥谷。”

  他低声说:“师兄成婚,做师弟的不奉上一份礼物怎么成?”

  “同去。”

  荆棘放弃了刀剑的支撑躺倒在地上,摆手:“我不需要人陪着。”

  燕宇没说话,不过就荆棘这段时间相处的经验,知道若劝一遍这个人不听,再说多少遍也没用,他也懒得再说。

  次日他们便出发往逍遥谷,荆棘虽说要带礼物回去,燕宇却并未看到他除了自己的刀剑之外带着什么东西。

  他微皱眉,却也不知道如何劝阻。

    到达逍遥谷附近的时候天色已经微暗,荆棘远远站在谷外,停住了脚步。

  逍遥谷里庆祝喜事的红绸尚未褪去,夕阳下一片血色。

  荆棘就这么在谷外一直站到太阳完全落下。

  逍遥谷里的灯光逐渐亮起来,燕宇依稀记起今天应该是中秋。

  荆棘终于迈出脚步,却并不是往逍遥谷口的方向,远远绕到逍遥谷湖畔,在一束荆棘丛前停住了脚步,拿出刀剑,挖掘起来。

  燕宇站在一旁,没有帮忙。

  有些事情,外人是真的无法插手,他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在荆棘迈出无可挽回的一步之前,抢先把他拦在剑光之前罢了。

  荆棘终于从荆棘丛里挖出了一个小小的包裹,拿起的时候脸上却露出有些惊愕的表情。

  燕宇偏头看荆棘慌忙地打开包裹,然后仿佛触电一般放开了手。

  燕宇伸手拾起包裹,那些丹青妙笔在包裹里散落开,燕宇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幼年时的荆棘就在自己面前哭得惊天动地。

  然而事实上画里的孩子并没有哭。

  硬生生憋着哽咽声的是荆棘。

  那个已然长大成人的荆棘。


  到最后荆棘也没有见谷月轩。

  燕宇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看着荆棘将画放到逍遥谷里放置杂物的房间,犹豫许久到底还是拿走了他们师兄弟三人戏水的那一张。

  他把画揣到怀里之后又环视了一圈,眼神定在了仓库角落里。

  “龙井?”

  燕宇拿起茶砖,他算是爱茶之人,不算上好的茶却混在其它上好茶叶里,他稍稍有些疑惑。

  “小时候我把大师兄的茶当成杂草扔掉了,”荆棘呼了一口气“本来准备买来还他的。”

  燕宇转过视线,荆棘却只是盯着他手上的茶叶:“后来……算了,反正没送出去。”

  “包裹里是没送出去的东西?”

  燕宇忽然开口问。

  “……算是吧。”

  荆棘点头,举步走出了房间,站在无暇子房门前,认认真真地跪下行了大礼。

  “走吧,”荆棘开口“回西域。”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