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燕荆·归处(上)

*逍遥掌门线,私设大师兄成为武林盟主

*有荆→谷情节

*二花已经与大师兄成亲

*拉郎配,OOC

*原创女配?……不知道算不算反正就是一路人

*其实我最想写的是这篇的番外


    不知是谁把另一半圣堂之匙也在东方未明手上的事情散布出来的。总之武林盟主谷月轩与逍遥派掌门人东方未明察觉这件事的时候,各大门派都已经蠢蠢欲动,与东方未明交好的少年一辈也匆忙赶到逍遥谷助拳,一时之间冷清的逍遥谷门口人群挤挤挨挨,人们各怀鬼胎,狼狈一般的眼神仿佛想直接冲入逍遥谷,即便抢不到圣堂之匙,能够抢到一两部逍遥派秘籍也是不错的。

  东方未明终于走出了谷口,一群碍于逍遥谷平日里威名而不敢近前的人们开始骚动起来,曾经的天剑门少主第一个沉不住气大喊道:“东方未明,圣堂之匙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跟在东方未明后面走出的任剑南皱了皱眉,一旁的陆少临则压根不想要任剑南那样的涵养,直接反唇相讥:“真的假的,西门兄来搜个身不就知道了吗。”

  东方未明感谢地朝陆少临笑了笑,随即开口:“在下手中确实保存着完整的圣堂之匙。”

  人群瞬间骚动起来,东方未明环视一圈之后郑重回答:“但昨日与谷盟主商量彻夜后,决定今日在大家面前销毁它。”

  “东方掌门且慢,”江天雄缕着胡子开口阻止“这圣堂之匙可传承着前代精妙武学,就此毁去岂不是辜负了那些将它们创造流传下来的前辈高人?”

  东方未明正准备开口反驳,就听到身后一阵刀剑交战之声,骇然回头才发现剑光如电直指他的咽喉,他下意识运起天山六阳掌,却不意将圣堂之匙落下,给了那个偷袭之人可乘之机。

  他刚才那一剑不过是虚招,趁东方未明抽手反击,一把抢过圣堂之匙,翻身欲走,却被傅剑寒拦住了去路。

  偷袭的剑客出手极快,傅剑寒一时之间难以与他分出高下,剑客皱眉,忽而转身往任剑南攻去,傅剑寒大惊之下急忙回护,而此时东方未明的天山六阳掌已经到了那剑客背后,剑客也极是高明,剑光忽转,竟是将一把宝剑当做暗器往东方未明射去。

  东方未明急退几步,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几个起落,离开了逍遥谷。

  刚才交锋太快,一旁的陆少临来不及加入战圈,却将那人的身法招式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是……燕兄?”

  东方未明眼神复杂,蹲下身拾起脚边的剑擦拭一番。一旁围观的武林人士这才发现,远看毫不起眼的一柄长剑,竟是武林一流神兵——傲天神剑。

  “这确实是我赠与燕兄的傲天神剑。”东方未明抚摸着剑柄上“燕宇”两个小字,低声叹道。


  一场可称轰轰烈烈的抢夺就这么没头没尾的结束,不少小门派见圣堂之匙已经落入他人之手,当天就直接离去了,大些的门派又得顾虑着自家脸面不好留宿,饶是如此,逍遥谷门口也多了许多鬼鬼祟祟的家伙,此代逍遥派掌门东方未明对此很是恼火,奈何他们也不进逍遥谷,只是说暂时落脚,也不好一个个揪出来打一顿。

  陆少临随手拿起桌上一个散发着柔和光芒的东西把玩,笑道:“要不要叫几个小弟来捉弄一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嘶,东方未明这是什么玩意儿?”

  东方未明正在房里焦躁地踱着步,闻言抬头望去。

  “圣堂之匙。”

  “什么?!”

  陆少临吓了一跳,急忙把东西扔回桌上:“这玩意不是已经被燕兄……不对荆兄抢走了吗?”


  他们合在一起演了一场戏给那些想抢夺圣堂之匙的人看。

  荆棘假扮成燕宇抢夺圣堂之匙,燕宇则在塞外继续用着刀剑客的身份掩饰自己的行踪,一来引开觊觎逍遥谷和圣堂之匙的一众宵小,二来引开皇帝的注意力。

  燕宇端详着着手里的太乙刀,靠着骆驼休憩了一会。

  商旅们已经习惯了这个生性沉默的刀剑客,他前段时间还和一位同样沉默寡言的使剑小哥一同,他们在绿洲里遇见了这两位高手,商队头领一眼看出这两个中原人身怀绝技,绞尽脑汁地把他们拉入了商队雇做保镖,还许下了不菲的报酬。

  只是回来的路上又遇见了一队从中原出发的商客,两位保镖中的一位连夜赶回了中原。

  后面的路程就只剩这个拿着一刀一剑的人陪着他们了,商队头领是个女中豪杰,也是个使剑的好手,一路切磋下来倒跟这两位有了点交情,现下又喝了点酒,便也丢开了那点顾虑,坐到保镖身边,问:“在想什么?”

  燕宇睁开眼睛,回答:“中原。”

  头领笑着摇头:“你在想的是人,可不是什么中原。”

  “……”

  “得啦,你和刀剑客的事情,姐姐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又是一口酒灌下去“想人便想呗,有个能念想的人,多好。”

  “……”

  “你就是个锯嘴葫芦!”她咯咯笑起来“说说罢,说说罢,你和他怎么认识,怎么在一起,怎么成了念想的?”

  燕宇皱起眉来,他实在是不习惯这个女子的脾气:“无可奉告。”

  “我又不会去大声嚷嚷,”她笑得更厉害了“罢了罢了,小哥你想你的去罢,我走啦。”

  扰乱他心思的人走了,他却发现自己实在是静不下来。

  荆棘在中原怎样了呢。


  夕阳下的逍遥谷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

  上次看到的时候还是谷月轩成亲后一个月,那时燕宇也一路同行。

  逍遥谷终归不是他的归处,想到这里,荆棘深深吐了一口气。

  “二师兄。”

  东方未明从山下跳了上来,说是要约定商量以后的计划,也未尝没有存着劝二师兄回来的心思。

  “嗯。”


  东方未明有些颓然地坐到了地上:“二师兄你能别跟燕兄学了吗?”

  哪里是学,或许根本就是和那个寡言的人相处久了,自己也忘记了该怎么说话。

  这些大概没必要跟东方未明说,荆棘想想,啐了一声没说话。

  但这声啐大概戳开了东方未明的某个开关,他忽然心情好了起来:“二师兄还是没变嘛。”

  荆棘也被他带回了某个曾经,没头没脑地冲出一句:“有话快点说,这么多废话是讨打吗。”

  东方未明这下彻底好了心情:“没没没,我马上说正事——不过二师兄,你真的不考虑回来……”

  荆棘嘴角一抽,起手一招扶摇直上就照着东方未明轰过去,他幼时也跟着谷月轩学过几年拳脚功夫,这一拳虽称不上石破天惊,也差点把东方掌门轰了个趔趄,后者立刻识趣讨饶:“好好我不说了……”

  接下来是有点难堪的沉默,东方未明仿佛是被那一拳打击了一般没说话,荆棘也有些尴尬,他的火气或许大部分都是因为大师兄而起,最后倒是这个小师弟挨得最多,他对这个小师弟,还是愧疚的——并不是他对无暇子对谷月轩没有愧疚,对这个小师弟,他大部分的愧疚都来源于那些林林总总明明白白的迁怒。

  幸而这个小师弟并不跟他那样心里憋事且嘴硬,东方未明稍稍消沉了一会便恢复过来,开口道:“江湖上大部分人都相信是燕兄为了避开朝廷的追捕而寄往与圣堂之匙,现在朝廷也好,江湖中人也好,都在往圣堂降世的地方赶。但是昨天截获的天意城消息被雪妹破译之后,说是天意城准备在圣堂降世的地方搞一番大动作。”

  “这次圣堂降世的地方在哪?”

  “在……华山……”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