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冰蟾蛊(三)

禁地是我胡诌的

-----------------------------------------------

  乌蒙贵赶到幽魂草泽的时候,醉蛛夫妇正紧张的与什么他从未见过的东西对峙着。

  远远看去乌蒙贵尚且以为是一个身量比醉蛛还高大的人罢了,接近之后才发现,这个“人”浑身泛出死青的颜色,有一只眼睛不知去了何处,另外一只则充血到泛红的程度,四肢的肌肉以诡异的比例膨胀着,青筋覆满了那些奇异的部分,有些看起来甚至马上就要冲破青灰色的皮肤,爆出内里流动的汁液。

  乌蒙贵差点吓得跪倒地上,再三镇定之后才勉强自己克服恐惧往醉蛛夫妇哪里跑去。

  醉蛛实在是悔不当初,他心情烦躁之下干脆到幽魂草泽上寻找自己想要的草药,结果胡乱晃荡之下,居然不知不觉走到了教中关押重犯的禁地之中。

  禁地中均是教内判定的十恶不赦之徒,可是这数十年来从未听闻过有人被押入禁地,重罪之下不过是投入蛊池中处死或是直接逐出五毒教,禁地名义上是一座监牢,事实上是什么,或许只有历任教主知道了。

  醉蛛正直心情恶劣,他素来又是个想到什么做什么的性子,抬脚便往禁地内走去,压根没有人敢拦住他。

  结果他刚进去不久,外面提心吊带的守卫弟子便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大吼,随即是醉蛛充满恐惧的呼救声。

  弟子们正想探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醉蛛却已经急速跑了出来,弟子们不明所以地往禁地中看去,一望之下吓得腿都软了。

  幸而醉蛛还有些天蛛使得护着普通教众的自觉,将弟子们一脚踹醒,自己抵御着怪物的攻击,还不忘大吼:“去找我老婆和教主!快一点!”

  雌蛛率先赶来加入战阵,夫妻联手之后醉蛛压力大减,奈何这个怪物实在是太强横,他们俩联手治他不住,醉蛛一瞥看到祝融神殿方向有人在往这里赶,还以为是教主来助阵,正喜自己夫妻两人有救了,再仔细一看,居然只有乌蒙贵一个人。

  醉蛛当场差点一口老血,转身大吼:“教主死哪去了?”

  情况紧急,乌蒙贵也无暇跟他计较言语上的无礼,赶忙加入战局,还不忘回一句:“师父在树村见双生蛇王!艾黎已经去找她了,我先过来看看情况。”

  “这情况有什么好看的?”醉蛛呸了一声“她再不来,我们就顶不住了!”

  乌蒙贵心下也着急,但是看怪物努力突围的方向,心下忽然明白了什么。

  “不能顶也得顶住,这大家伙好像要往树村去!”

  醉蛛闻言也是一惊,树村是大部分教众居住的地方,万一这么个玩意闯了进去,那可真的是灭顶之灾。犹豫再三,他还是硬着头皮顶了上去。

  乌蒙贵的压力也不小,他本来就属于学艺不太精的那一类型,现在陡然遇到这么一个完全超出他能力的对手,再加上上次出门受的伤还没完全好,更是手忙脚乱状况迭出。

  乌蒙贵心里大叫师父师弟快来救场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清越的蛊笛声。

  师父来了!乌蒙贵精神一振,正准备进行下一波攻击的时候,就被人一把从战圈里拉开了。

  乌蒙贵回头一看是艾黎,后者示意他带着醉蛛夫妇走远一点,手上的虫笛凑到了唇边,吹响了第一个笛音。

  地上的草地瞬间盖上了一层霜花,怪物的脚也被牢牢冻住,它只能徒劳地挥动着手上的斧头寻求着移动的方法。

  醉蛛夫妇也被乌蒙贵拉开战圈,教主的笛音也开始低吟,怪物抱着脑袋吼叫起来,仿佛及其痛苦的模样,却依旧想跑向艾黎的方向,脚下的冰霜开始裂开,艾黎急忙加快了吹奏的速度。

  大滴大滴的冷汗从艾黎的额头流下来,他快控制不住怪物了。

  幸而教主终于在他撑不住之前吹完了最后一个音符,艾黎放下虫笛,一下坐到了草地上猛喘着气。

  大怪物低着脑袋,驯服地站在教主身后,醉蛛惊恐地看着教主,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

  “没错,上古时候结合巫蛊创出的炼尸之法制成的毒尸,”教主冷冷地说“醉蛛,私闯禁地,你该当何罪?”

  醉蛛一下张口结舌,想说他并未想到禁地中有如此恐怖的魔物,又想到上任天蛛使之时被三令五申不可进入禁地,气势也不由弱了几分。

  “我……愿认惩罚。”

  雌蛛向来没什么主见,只是也知道私闯禁地是死罪,也不禁慌了神,请求道:“虽然他私闯禁地,但怎么说也算是拦截有功……”

  “要不是他拦截有功,我现在就能把他扔到禁地去跟毒尸作伴,”教主又将蛊笛吹奏了几声,毒尸仿佛收到了命令,径直往禁地里走去“天蛛使醉蛛私闯禁地,念在护教有功免除万蛊蚀心之刑,天蛛使之位暂不夺去,但下任教主继位前,不得回教中。”

  宣布完了审判结果,教主走向乌蒙贵:“你和艾黎既然已经看到了我教的禁物,便随我进去,但是记住,无论看到什么,都是我五圣教的禁物,从今往后再也不得提起,不得使用!”

  乌蒙贵和艾黎鲜见师父用这种口气说话,不由得点头应是,乌蒙贵见艾黎尚未完全恢复,便走过去扶着他,跟着教主往禁地中走去。

  禁地中是南疆鲜有的寒凉,饶是最近老是跟冰蟾蛊打交道的艾黎都皱了眉头,更不要提本来就被冰蚕蛊侵蚀了身体的乌蒙贵,艾黎有些着急,开口问:“师父,师兄他大概受不得这里的气候……”

  话音未落,他便接到了一块红色的石头,教主吩咐:“让乌蒙贵拿在手里,待会出去的时候还给我。”

  乌蒙贵刚刚将石头拿到手里,便觉得一阵温暖,不由好奇道:“师父,这是什么宝贝?”

  教主却似心情并不好,并未回答,跟在后面的两人也知趣地不再说话,三个人沉默地走在潮湿阴冷的地道里,地道内光线并不充足,运足目力也看不了太远,是以他们俩走到尽头的时候,才看清这里面到底什么样。

  青苔爬满了整个山洞,巨大陈旧的锁链依旧叮当乱响,乌蒙贵有些好奇地去触碰了一下那些锁链,却发现抹去表面的尘埃污垢后内里依旧光洁如新,心下叹服的同时又有些好奇,转头看到师父脸色稍霁,便壮着胆子问:“师父,这是用什么做成的?”

  这次沉默的时间之长让乌蒙贵差点以为师父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然而到了最后,他的疑惑还是得到了解答“这是不知道多少代前的一位教主,用从天上带来的材料,转托族里最灵巧的工匠制作而成。”

  “就是为了锁住这个怪物——毒尸?”

  教主点点头,吹响蛊笛让毒尸乖乖坐下,然后吩咐自己的两个弟子给毒尸戴上锁链,退出牢笼关上了门。

  “师父,这个毒尸到底是为了什么制造出来的?”

  “我也不清楚,只是每次教主交接的时候,都会传下这把蛊笛,和一首曲子,”教主缓缓地说“上代教主只是说它是禁地的守护者,闯进去的人触碰机关,它的锁链就会打开,只有持有这个蛊笛的人才能平安进入。”

  “那禁地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啊?”乌蒙贵想来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这下也顺口问了出来,结果教主转身时的眼神,把他吓了一跳。

  “禁地里的东西,你最好一辈子都不要碰到,一旦碰到,我一定会将你送入万蛊血池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乌蒙贵被师父的眼神和语气吓到,艾黎也打了个寒战,但后者还是有些怯怯地问:“师父,你给我们看这些,是为了什么?”

  “这是规矩,”教主沉沉地说“你们已经见过毒尸,然而教中除了教主,便只有两位长老五位圣使能够知道这件事情。”

  “那……要是没有当上长老呢?”

  “那么,我就得处死你们,如若再有人知道,你们同那个人一起死。”

  艾黎和乌蒙贵面面相觑,一时难以消化这件事情。

  “那……外面的天蛛使……”

  “我和上代教主从未向他提过,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教主警告完毕,从乌蒙贵身上取回红石“他继任之时便收到过警告不得将禁地之事外传,这次受了些教训,离开教中,更加不会提起这件事情。至于你们,最近我会派遣你们调查教外出现中原人的事情,务必干得漂亮些再回来。”

  艾黎和乌蒙贵明了这就是所谓“锻炼”,便也点点头,了然地站起身来,听师父的吩咐。

    “之前你们看到的东西,应该是中原人的某种机关,根据我派去成都经商的人调查到的情报,蜀中唐门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我教与唐门同在南疆的时间非常长,以往也从未有过类似事件发生,我们更是跟他们多有生意上的来往,现在这件事非常蹊跷,你们现在私下去成都或者直接去唐门一趟,调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乌蒙贵不解:“师父,为什么要私底下去?我们确实与唐门有许多生意上的来往,要是想调查什么,直接光明正大的去问不就行了?”

  “他们若是要直接进攻我教,还会让你知道?”教主头疼这个对这些事情不太敏感的徒儿,解释道“听说唐门最近因为门主继位之时闹的十分动荡,这或许是个突破口,艾黎,你便多上心吧。”

  艾黎点点头:“是,师父,只是如果真的要大举进攻……”

  “那么,乌蒙贵立刻回来报信,艾黎你继续调查他们的动向,若不是,你们俩就在成都住一段日子,他们一旦定下了门主,立刻以我五圣教使者的身份去拜访,听到了么?”

  “是,明白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