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家有被被万事足【

冰蟾蛊(四)

  成都。

  成都街上的行人大多做中原人打扮,但是苗人与蛮人也不少,穿着五毒衣饰的艾黎与乌蒙贵在人群里并不显眼,背着一筐大黄作掩饰的乌蒙贵把艾黎拖到街边以免后者被大象踩到。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到离寨子这么远的地方,心下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一方面是对这从未见过的世界好奇和恐惧,另一方面则是师父吩咐下来的任务实在是没有头绪。

  虽说出发前他们俩都接到了师父给他们的联络人名单,但是要怎么和他们接触上,接触之后又应该做什么,他们俩实在是一头雾水。

  乌蒙贵跟艾黎商量之后决定既然暂时拿不定主意,就不急着跟联络人联络,先落脚熟悉环境再说。

  艾黎依言找了家客栈落脚,客栈主人见惯了这些来来去去做生意的苗人,也不惊讶,熟练地招呼小二招待客人,小二说的一口流利的苗语却做汉人打扮,艾黎一时好奇便问起他是如何学会苗语的。

  “我母亲是无心岭那边的苗人,父亲是汉人,娘的话当然懂了。”小二转动着一双灵动的眼睛说,乌蒙贵闻言撇撇嘴。

  “五圣教的姑娘嫁给汉人,真是委屈了。”他低声对艾黎说,艾黎无奈地回答:“嫁便嫁吧,我们还能说什么不成?”

  五毒教大多以母为尊,历代教主都是女性,五圣使里也是女性居多,平日里的事情也多是家里的女人做主,嫁到汉人这边则多是以男方为尊,许多姑娘受不了,是以虽然流传下许多故事,真正嫁到汉家的姑娘也不多。

  乌蒙贵听了也蔫头耷脑地不回话了,艾黎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笑起来安慰道:“我五圣教里姑娘那么多,你呢,怎么说都算得上是端正聪慧,姑娘们选夫君的时候,肯定是不会拉下你的。”

  “不拉下我有啥用啊,不一样看不上我。”乌蒙贵嘴硬了一句,也没在这件事情上纠缠,转头问小二:“这里哪儿收草药?”

  小二详细答了,又说这个时候郎中大概早就收摊回家了,乌蒙贵点点头,艾黎也知道现在天色不早,只是小二忽然多了句嘴:“两位可是第一次来这里卖草药?”

  艾黎点点头,就听到小二压低了声音:“两位,看在母族是同族的份上,这收草药的街上,有家店是绝对不能去的。”

  “为啥不能去?”

  “那家收草药可不是为了救人,”小二神神秘秘地说“是为了制毒药!”

  “制毒?”艾黎的兴趣被提了起来“什么毒?”

  小二摇摇头:“我不清楚,只是里面走进走出的人总带着面具或者帽子,看不清长相,更是有铺子附近老是有人暴毙的传言,我一时好奇去看了看,才发现里面似乎在制毒。”

  艾黎还要追问,乌蒙贵却忽然打断了他,说:“好,我明白了,小弟,明天还是别去那里卖药了,没得造了孽都不知道。”

  艾黎见乌蒙贵这么说,便附和道:“大哥说的是,明天我们去街上逛逛,看有没有其它药堂收药的。”

  小二走后,艾黎转头问乌蒙贵:“你为什么不去那家药堂看看?小二这么说起来,似乎还挺可疑的。”

  乌蒙贵摇摇头:“哪有那么巧的?不过既然提起来了,我们还是偷偷去看看,别惊动这客栈里的人。”


  艾黎偷偷溜去跟乌蒙贵回合的时候,后者正在跟药铺的掌柜讨价还价。

  “我这可是上好的大黄,你这么点钱收简直黑良心!”

  “唉唉怎么说话呢,这大黄是不错,可你又不知道这地界上大黄漫山遍野都是,你这又不是成精了,干啥卖这么贵?”

  艾黎眼见乌蒙贵是真的要跟人吵起来了,赶紧拉过他劝道:“大哥,这家不收我们就去其他家,干啥跟他赌气?”

  乌蒙贵回头一看是艾黎,勉强消了怒气:“行,你不收是吧,我别处卖去!”

  店家也有火:“就你这个价,外面有人收我就三倍给你买下来!”

  “行,这可是你说的!”

  走出铺子后艾黎笑:“师兄,你看你,我们又不是真卖草药的,你跟他较什么真?”

  乌蒙贵依旧是一副火气未消的模样:“我听我族叔说过,以前没那么多人采大黄的时候,我们背这么大一篓子上好草药出山,可以换几年的开销,后来呢,自从那些汉人看我们挣生活之后都过来了,结果我们现在,半年都开销都换不来!”

  艾黎也沉默了会,他并不否认汉人来了之后他们的草药和粮食换不到从前那么多东西,但是要是说都是汉人的错,他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算了,师父反正也不管。”乌蒙贵哼了一声“你呢,打听到什么东西没有?”

  “打听倒是没打听出来什么,问了半天都说那个店不对劲,但是再具体的事情就说不出来了。倒是我的灵蛇……”

  “你的灵蛇怎么了?”

  “我的灵蛇似乎很想进去看看。”

  乌蒙贵被吓了一大跳,艾黎的灵蛇是他们师父送的,又被艾黎精心照顾许久,竟是不似一般灵蛇只是以普通肉食为食,居然非五毒不食,且毒性越剧烈,灵蛇便越爱吃,艾黎为此头疼了许久,最后只好平日里炼些普通蛊虫喂它,结果今日居然对一家铺子感兴趣——莫非,那个药铺里真的有蛊毒,而且是毒性不小的蛊毒?

  乌蒙贵能想到的,艾黎这个主人自然不会想不到,只是蛊毒乃是五毒教专属防身之术,万一被他人破解,五毒教多少会有些动乱,更何况自家压箱底的本事都被别人学到了,以后万一被人大举进攻还得了。

  “艾黎,你看到进出铺子的都是什么人了吗?”

  “没有,我在那里只站了一会,而且这一会里根本没有人进出那个地方,说是药铺,比起周围的店铺来实在是太冷清了。”

  “那你觉得,会是你蛊吗?”

  “我不知道,”艾黎犹豫了一会说“他们选址并不适合养蛊,阳光太猛,也不够湿热,那个房子明显不是为了养蛊而建的,太阳都能把里面所有角落照一遍,我读过的所有书里都说这种地方最不适合蛊虫长大,可是小青的反应太奇怪了。”

  “我觉得,我们得相信小青,”乌蒙贵想了想说“你不是没把大殿里的书看完么,搞不好里面就有要这么养的蛊虫呢。”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师父的嘱咐跟养蛊之术相比,你觉得哪个更重要?我们现在就去那家店看看。”

  艾黎点头,举步跟上了大步往前走的乌蒙贵。

  这次接近药铺的时候,艾黎的灵蛇明显激动了许多,要靠艾黎全力压制,才能将它的躁动平息下来。

  “它怎么了,里面的蛊毒性变强了吗?”

  “这么短的时间应该很难,除非他们刚刚选了蛊,”艾黎想了想,说“其实看小青的反应,现在倒不是想吃了,它是恐怕是想跟里面的东西打一场。”

  乌蒙贵皱眉,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这么大幅度的提升毒性,这种制毒方式实在是不逊于苗疆蛊术,这下即使这屋子跟养蛊无关,也得探查下去。

  艾黎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包,不着痕迹地在包底部扎了个孔,乌蒙贵见状问:“你这是在干什么?”

  艾黎低声解释:“这粉末能够引来一些常见的蜘蛛,我们在旁边铺子里谈价,我来看看这街上的情况,如果说蜘蛛能够被这粉末引到他家门口,那就应该不是蛊毒,我能派小青进去探探路。”

  “如果是?”

  “那……”艾黎犹豫了一会“我们恐怕就得亲自进去看看了。”

  “嗯,”乌蒙贵点头表示了解“放心吧,即使里面真的有只大蛊虫,我们也一定能够应付过来,走吧。”语毕,抬脚走进了一家旁边的药店,开始跟掌柜讨价还价起来。

  艾黎跟在他后面,努力装成一个第一次跟着兄长进城卖药草的少年。

  结果是,艾黎直到乌蒙贵把店主磨到不耐烦赶他们出来,都没有看到哪怕有一只毒蛛走进那堆粉末,他的脸色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沉重。

  “这么说……确实是蛊虫?”

  “不会错,而且应该是等级比较高的蛊虫,”艾黎点头,神色严肃“师兄,这会不会跟圣教周围出现中原人的事情有关?”

  乌蒙贵有点不明白:“这会有什么关系?”

  “说起蛊毒,整个南疆有谁是我五圣教的对手?周围的蛊术所能养育出的最高等的蛊虫也不过是小青那个级别的罢了,那是他们的保命法宝,不会轻易拿到这种各族混居的地方来,而且……那个铺子里的人,也并不像是南疆人,我也打听过了,那店铺里的官话说的虽不算太正,却也不像带着苗疆口音的。”

  “你是说,他们偷了我们圣教的养蛊之术?”

  “有这种可能……但是我们的蛊术失窃了,师父不会不告诉我们,更不会派我们两个来,要是派,左长老和右长老他们才合适,毕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出面也方便许多。”艾黎略停了一会“会不会……师父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乌蒙贵摇头:“师父先不说,就你知道的事情里,有谁会把这种级别的蛊术传给别人……还是中原人?”

  “我不知道可不一定别人不会告诉……”艾黎回答“要是万一是混进来的人呢?”

  “混进来的人也不可能,”乌蒙贵一口否定“这么厉害的蛊毒,只有教主五使左右长老的弟子能够学会,但是这些人根本没有跟中原人接触过,怎么可能泄露呢?”

  “这可不一定……”艾黎见乌蒙贵瞪了他一眼,便住了嘴“可是,如果不是他们的话,又会是怎么一回事?中原人的足迹最多到林子边上,那里可没有蛊术。”

  乌蒙贵也头疼了起来,他对同教的兄弟姐妹们自然是信任非常,但是艾黎说的并非没有道理,挣扎许久,他试探着问:“那你觉得,这里面的蛊,跟谁比较像?”

  “里面的蛊有点像祝融神殿里的蜈蚣,有很热烈的感觉……但是跟它们又不完全一样。”

  “你以前接触过类似的蛊毒吗?”

  艾黎摇摇头:“要是有类似的我早就跟你说了。”

  乌蒙贵在药铺边坐下,抬头对艾黎说:“反正我们是要进去看看的,现在别想了,等天黑吧。”

  艾黎点头答应,坐到乌蒙贵边上,小声问:“那要万一真是教里的人泄露出去的……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乌蒙贵说“你回教去告诉师父,把那个人揪出来送万蛊池呗。”

  “……”

  “怎么,擅自把教里的蛊虫给外人,是要严惩的,”乌蒙贵有些奇怪艾黎的沉默“你应该知道啊。”

  艾黎摇头:“我知道事情很严重,我只是想,要是那个人被别人骗了才犯错,那该怎么办?”

  乌蒙贵撇嘴:“犯错了就是犯错了呗,还能怎么样?再说了,中原人狡猾的很,会信他们才真是蠢死了。”

  “师兄,你对中原人的看法是不是……”

  “得了得了,这事别劝我,听着烦,”乌蒙贵摆手“你跟他们来往我不拦着,我不跟他们来往,你也别逼我。”

  艾黎叹了口气,抬头看成都路上熙熙攘攘的行人,蛮族、五毒和汉人从他们眼前走过,汉人和五毒教接触的次数越来越多,如果这次证明真是中原人偷走了他们的蛊毒,以后恐怕就会禁止所有外人进入了吧。

  这样一来……或许五毒还能于乱世之中,谋得一方平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