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家有被被万事足【

论莫狗蛋的纵横江湖之路

!心情不太好,老文混眼熟

*莫雨×穆玄英

*丧心病狂生子文

*最近有点深井冰所以文也是深井冰向

*莫狗蛋出没!

*村口王师傅吐槽役担当XD

*微裴洛策藏出没

*OOC是肯定的

*最后好像主角变成了老王老谢_(:з」∠)_


    莫杀最近觉得莫雨有些不正常。

    本来恶人谷小疯子嘛,总是有些特(shen)立(jing)独(cuo)行(luan)的,也无所谓正常不正常,但是这种不正常,绝对不包括在小少林呆坐一整天,饭都没吃不说,脸上还时不时出现些可疑的红晕,以及那有点像痴汉的笑声。

    莫杀被少谷主那花痴一般的笑声吓得腿都软了,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到了烈风集求见王遗风,王遗风听了他的报告之后沉吟片刻,那一片拳拳的爱(ba)徒(gua)之心燃烧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到了小少林去看(wei)望(guan)他那晋级为恶人谷新一代男神的徒儿去了。

    结果还没到小少林他就淡定了。

    小少林上空,弥漫着一股子粉红色的气息,王遗风一看就明白了,顺便鄙视了莫杀的情商,连这么明显的思春情绪都没看出来,难怪没有女朋友。

    莫杀泪流满面,说老大我有女朋友的啊。

    王遗风心情好,回答说结果还不是被人家甩了。

    莫杀泪流满面。

    不过虽然知道了徒儿在思春,也知道徒儿思春的对象,王遗风还是很好奇为什么最近徒儿荷尔蒙大爆发,这粉红色气息都快传到平安客栈了。

    于是老王顶着一头飘逸的黑长直出现在了莫雨面前,问:“徒儿,你……”

    “师父,你可能要有徒孙了。”

    “和玄英……不对徒孙是怎么回事?!”

    王遗风很震惊,也很痛心。

    “徒儿啊你怎么能做对不起玄英的事情啊虽然他是谢渊那个水T的徒弟但是他好歹也是受了为师承认的徒媳妇啊徒弟你怎么能在外面打野食你要知道负心薄幸是不好的是要被挂贴吧818的啊……”

    “啊?”莫雨还很迷茫。

    王遗风看徒儿这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觉得更加痛心了,心想谷里那么多痴情的人什么陶黑鸦米丽古丽康变态沈乞丐,连自己都一直念着文小月再无恋情,怎么就教出这么一个始乱终弃负心薄幸的渣男呢。

    “师父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莫雨智商终于上线,意识到师父有了什么奇怪的念头“我是说毛毛可能要生孩子了啊。”

    这下轮到王遗风智商情商双掉线了。


    “上一次攻防之前,遇到了一个自称阳宝哥的人,”莫雨坐在烈风集里根自家师父乖乖坦白“我当时正在烦恼谢渊不同意我和毛毛一起的事情,顺口就告诉他了,然后说毛毛要是是个女孩子就好了我可以直接让她怀孕然后由不得谢渊同不同意把她抢回恶人谷……”

    王遗风又一次感到了教育失败问题,这种低情商特有的办法自家徒儿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后来他说虽然没有制作恩匹瑟结婚生子系统,但是可以为我们俩破个例,跟我说如果我能在上次攻防拐到毛毛的话,就让毛毛怀上我的孩子。师父,恩匹瑟是什么?”

    你连他说什么都不懂就信他能让你生孩子……啊不对是让毛毛生孩子……也不对啊总而言之这种智商低的谎话徒儿是怎么相信的?!

    王遗风,恶人谷谷主,年龄因为策划问题一直是个谜,今天第一次感到了自己教育徒弟的时候,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上次攻防……不就是昨天么?!”

    “对啊,我偷偷溜到平安客栈去找毛毛了。”

    “不对你昨天不是在小少林?……”

    “哦我让莫杀顶替了。”莫雨轻描淡写地说“也给指挥打了招呼让他往小少林多派点人。”

    王遗风想想莫杀那个样子穿着莫雨的深V在小少林站着的样子,终于理解为什么昨天扑小少林的那一波浩气纷纷喊着眼瞎了然后哭着回了营地。

    “……对了,玄英知道么?”王遗风的情商上线之后,开始关系徒媳妇的问题。

    莫雨点头:“毛毛知道啊,但是看他好像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除了你谁会相信啊!王遗风努力板着一张文艺中年的脸,内心里默默吐槽道。

    总而言之,这些话除了因为恋爱智商掉线的少谷主莫雨之外,都没有当回事……当然不久以后,大家也都因为没有把阳宝哥的话当回事儿捶胸顿足,后悔不迭。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一周后。

    莫雨有点担心毛毛的身体状况,于是吩咐莫杀继续假扮自己,同时偷偷溜到平安客栈,不一会儿就看见毛毛从门口偷偷溜了进来。

    花蝴蝶一看是他,忙不迭地陪着笑把人带上了客栈上房,同时不忘问:“少盟主下周还来不?要来的话随时欢迎哦,还可以立刻给少谷主带话,全部服务七折优惠哟亲。”

    莫雨站在客栈二楼,冷冷一扫花蝴蝶,花蝴蝶立刻打了个寒战,但是还是大着胆子说:“那要不五折?……”

    莫雨冷哼一声。

    “不不不怎么敢收少盟主的钱……”花蝴蝶都快哭出来了,少爷啊我们底下的人也是要吃饭的啊你不能这样啊。

    莫雨这才满意,拉着毛毛的手上了二楼。

    一进门毛毛便笑道:“小雨哥哥也莫太苛责花姐姐了,她怎么说都是你的属下啊。”

    莫雨也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什么,一脸温柔地带着毛毛在床边坐下,毛毛脸一红,虽然羞涩了些,但是也没有推拒。

    “毛毛……”莫雨用额头抵着他的,低声说“我真是想死你了。”

    毛毛也低下头,刚准备回答一声“我也是”……

    “李洞庭你给我滚出来!”

    “叶珈洛~~~小洛洛~~~~你找我干什么呀~~~~”

    屋子里的两人齐齐一寒,李洞庭是恶人谷指挥,天策府渣男一个,平时就吊儿郎当嬉皮笑脸,这下扮起人妖说话,连面瘫脸的莫雨都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小雨哥哥,他们这是怎么了?”

    莫雨顶着面瘫脸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之后,站起来打开窗户往下一看,就看到一只金灿灿的黄鸡提着重剑,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对着对面那个穿着定国的天策吼道——

    “卧槽说好的只给我看腹肌的呢?!”

    莫雨一脸淡定的关窗,说:“一套定国引发的惨案。”

    毛毛想了想,说:“叶珈洛……听起来有点耳熟。”

    “耳熟?”

    “啊!对了!”毛毛恍然大悟“今天的攻防指挥好像就叫叶珈洛!”


    我们先放下平安客栈的两对情侣(?),把镜头转向烈风集,关注一下王谷主的内心世界。

    在莫雨第一次跟自家师父坦白他和穆玄英的事情的时候,王遗风其实是不想同意的,啊,你问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王谷主是个超级正太控啊。

    当年捡到叶凡的时候,王谷主终于意识到自己控的不是身娇体软易推倒的萝莉,而是喜欢到处乱跑捣乱的正太,于是后来叶凡长大了,王谷主也就直接没管,跑到枫华谷捡到莫雨继续他的正太养成。

    结果现在后悔了啊,叶凡虽然烦,而且长大了也没小时候那么可爱,但是无论如何也能给他生个徒孙让他养着玩啊,结果现在一看,让你长大之后不管,叶凡回藏剑了吧,徒孙归藏剑了吧,徒孙养成的梦也破灭了吧。

    于是老王把实现梦想的希望寄托在了莫雨身上,谁知道莫雨只用一句话就打破了他对正太徒孙养成的梦想——

    “师父,我要去浩气盟娶毛毛。”

    当时老王的玻璃心就碎成了片片,当天晚上在烈风集心情忧郁地吹了一晚上笛子。

    

    不过老王怎么说都还是个高情商的主,不比对面谢渊手中高举火把口中喊着拆一对是一对的口号还自以为是为了自己徒弟好,于是王谷主还是忍下了自己那渴望正太养成的心,含泪放自家徒儿去和对家徒弟约会去了。

    只是从此之后烈风集的笛声愈发幽怨了,住在烈风集底下的陶堂主都有点儿扛不住要求换地方。

    莫雨在小少林笑而不语。

    ……不过,虽然接受了徒儿去搞基了的事实,王谷主还是很渴望有个正太给他养的,所以当莫雨说自己有可能有个徒孙的时候,他虽然第一反应是徒弟弟你肿么变成渣男了师父父我好伤心……不对是徒弟怎么能对感情不忠,但是其实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窃喜的。

    但是男男生子什么的,这种天雷,王遗风作为一位有着一定医学知识的宅男,表示还是有点不能接受,所以他对于自家傻徒儿“让毛毛怀上我们的孩子”这一宣言也就是持看热闹的心思。

    不过,实在不行的话,还是出谷走走看哪里能够再拐一个正太回来吧。

    王·真·正太控·遗风这么想着,没想到过两天就真的被天雷劈了一道。

    当然,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被劈到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浩气盟 落雁城

    可人:“……”

    翟季真:“……”

    司空仲平:“……”

    张桎辕:“……”

    月弄痕:“……”

    谢渊:“裴,裴大夫,您确定?”

    裴元:“我确定,喜脉。”

    卧槽一定是我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谢盟主扶着额头对裴元说:“裴大夫,不是我对你的医术有疑问,实在是……我养了玄英这么些年,没人告诉我他是个女孩子啊!”

    整个正气厅里只剩裴元还淡定着:“我也没说他是个女孩子啊。”

    “但是不是女孩子哪来的喜脉?”张桎辕忍不住问。

    “男男生子没有听说过么,”裴元淡定地喝了一口茶说“最近七秀坊出品的同人本似乎很流行这个。”

    “嗯我也觉得最近的本子有这个趋势……不对裴大夫,这不可能吧!?”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最近让少盟主好好休息,还有让莫……孩子的另一个爸也过来陪着,不然可能出问题。”

    谢渊内心OS:你刚才是想说莫雨吧!绝对是想说莫雨吧!不要以为你说到一半我就不知道是莫雨了!

    谢渊还想做垂死的挣扎:“如果不陪着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一尸两命罢了。”

    谢渊:“……………………好吧我们去跟恶人谷交涉去。”

    这场交代从头到尾穆玄英都处于放空状态,他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怎么这么不真实。


    王遗风打开谢渊给他的飞鸽传书的时候还在对身边的莫杀絮絮叨叨:“下次莫雨让你代替他的时候你记得找个长得俊秀一点的,哪怕是烂大街的玩家脸你也别自己上啊,不然莫雨在外面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男神名声都被破坏了我们恶人谷以后还怎么招生?你看当年恶人谷的人总比浩气盟多,有多少是拖了我比谢渊那家伙长得帅的福,莫杀你呢放出去有哪家闺女喜欢?诶你怎么一副哭丧脸?”

    莫杀:“谷主难道我应该笑么……”

    王遗风:“你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的时候,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莫杀:“谷主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谷主?谷主你怎么了?!”

    王遗风:“!!!!老陶!!!给我把烈风集上装个避雷针!!!烈风集太高了容易被雷劈你不知道么!!!老陶!!!”

    莫杀:“谷主,微笑啊。”

    莫雨也被王遗风的那声吼惊到,从小少林匆匆赶到烈风集的时候还特地派人去找肖药儿,生怕自己师父年纪大了要是万一有个好歹可怎么办。

    但是等他到达烈风集的时候,却听到了王遗风一声长笑之后——

    “我终于有徒孙可以养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雨:“师父你再这么笑下去我可不敢把我孩子给你养。”

    王遗风:“逆徒!你和玄英谁有养孩子的经验?!还是说你准备把孩子给谢渊养?出息!”

    说罢把谢渊的书信递给莫雨,说:“谢渊说让你去浩气盟陪着玄英,你说他怎么这么容易就放你过去了?”

    莫雨一边看信一边随口说:“阳宝哥说他吩咐裴元把事情说得严重一点,比如一尸两命之类的。”

    王遗风:“活人不医怎么会那么容易的答应?”

    “阳宝哥说安排他在宫中神武遗迹剧情走完之后把洛风缝起来。”莫雨看完了信明显心情大好,挥手招来莫杀“备马!准备去浩气盟!”


    李洞庭和叶珈洛接到通知说最近攻防先暂停,十个月之后再开始,叶珈洛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看着盟主那一副恨不得生吞了他的样子就觉得害怕,便也没敢问原因,倒是李洞庭大大咧咧地问王谷主暂停攻防的原因。

    王遗风笑眯眯地说:“因为有喜事啊,喜事。”

    然后欢快地吹起了红尘曲,李洞庭忙不迭地从烈风集上跑了下去,连任驰骋都忘了读。后来和自家媳妇叶珈洛一合计,又发现两家少主子都没露面,便断定肯定是两位少主子准备结婚了。

    既然攻防指挥都这么认定了,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江湖都开始传说浩气盟和恶人谷两位少主的婚事,甚至连嫁妆聘礼什么的都有鼻子有眼,哪怕是亲眼看到也不过如此了。

    烟微微一笑,将自己给新一期大唐驿报的稿子交给信使发了出去。


    虽然毛毛顾及到谢渊的心脏,一直没有把莫雨带到他面前去(xiu)拜(en)见(ai)。但是说实话,谢渊光是想到自家徒儿被那个小疯子拐走了,内心就开始滴血,再想到自家徒儿还怀上了,就恨不得上马一个断魂刺过去把小疯子弄死了事。

    但是小疯子出事=玄英会伤心=玄英的孩子没了爹=玄英会更伤心,一想到到时候穆玄英悲痛的表情,谢渊对着莫雨,就下不了手了。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谢渊一边感慨,一边在一边的草丛里抹着眼泪看自家徒弟和小疯子秀恩爱。

    “毛毛,海誓山盟好看么。”

    “好看。”

    “那我再让莫杀去买。”

    “但是那个太贵了吧?”

    “没事,不要很多钱。”

    土豪都是阶级敌人!一旁观(tou)察(kui)的谢渊一想到自己身为天策却连养马的钱都没有导致现在都只能马下战八方,就觉得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这边厢莫雨和穆玄英还在浓(sang)情(xin)蜜(bing)意(kuang)地秀恩爱,根本没有注意到在角落里恨不得要咬手绢的谢渊,那边厢阳宝哥已经远远看到了两个人,牵着个孩子一边招手一边喊道:“莫雨——你要的你和穆玄英的孩子已经做出来啦——你快过来看——”


    浩气盟落雁城

    “所以说……喜脉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阳宝哥一边喝水一边无辜地道:“啊,裴元这么说了么?我只是跟他说要做这个孩子罢了啊。”

    谢渊:“……那这个孩子……”

    “就是莫雨和穆玄英的孩子啊,你看他的长相不就知道了。”

    说罢把身边的那个孩子哄到谢渊的面前让他喊师公。

    那个孩子眨了眨酷似穆玄英的眼睛,脆脆地喊了一声:“师公——”

    谢渊被萌得不知天南地北,笑得见牙不见眼地回道:“哎呀真乖……诶不对!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孩被面前的人吓坏了,一张小脸皱了起来,就差哭出来了,一旁的穆玄英心疼了:“师父,这不过是个孩子,别吓着他了。”

    莫雨也准备趁机讥讽几句,被穆玄英踩了一下便闭了嘴,再看那孩子的长相,活脱脱就是自己和毛毛的混合版,心下顿时就温柔了起来:“来,让我看看。”

    孩子似乎对莫雨挺信任,蹬蹬地就跑了过去。

    阳宝哥看戏看过瘾了,大大咧咧地说:“孩子已经送到,我也要走了。”

    谢渊还待不信,却发现正气厅里所有人都跑去哄那个孩子,就剩自己一个孤家寡人站在那里,心下一片凄凉。


    在经过了目视认亲、滴血认亲、DNA分子鉴定(?!!)等等认亲方式之后,谢渊也终于认识到,面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确实是自己的亲亲徒孙没错。

    “啊亲亲徒孙来亲一个~”

    孩子看了他一眼,就大哭了起来:“坏人!”

    谢渊玻璃心碎了一地:“乖乖我是你师公啊让师公亲一口……”

    孩子哭得愈发大声了,莫雨看不过去,抱起孩子冷冷道:“谢盟主,这孩子不喜欢你你看不出来么。”

    穆玄英悄悄踩了莫雨一脚,示意让他照顾一下自家师父的心脏。

    莫雨抱着孩子哼了一声,勉强住了嘴,撇过头对穆玄英说:“我师父也想看看徒孙,要不毛毛你和我一起去拜见他一趟?”

    谢渊:“小疯子你还想拐走玄英?!”

    王遗风:“谢盟主你难道这么不知好歹阻止我徒弟全家团圆不成。”

    谢渊:“!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影:“来好久了,就刚才盟主你修补你的玻璃心的时候。”

    谢渊:=口=

    米丽古丽:“谢盟主,你这么一个威武雄壮的汉子卖起萌来简直就跟鬼片没差别。”

    谢渊:“……”

    趁着谢渊缩到角落里再次修补自己的玻璃心的这顿时间,莫雨抱着孩子凑近穆玄英开始商讨孩子的名字问题。

    “毛毛,你说他要叫什么才好呢?”

    穆玄英犹豫了下,说:“听说名字起的贱一点,会比较好养活。”

    莫雨:“那就叫狗蛋吧。”

    王遗风在一旁点点头:“不错,等孩子再大一点再取个大名。”

    张桎辕:“这么一说字也要开始准备了。”

    陶寒亭:“嗯以后的婚嫁问题也要考虑考虑。”

    米丽古丽:“老陶你就别操心婚嫁了,孩子喜欢才是正经。”

    可人:“不错。”

    月弄痕:“孩子的武学也需要传授。”

    王遗风:“这个自然,我的徒孙自然是要学习红尘心法的。”

    司空仲平:“如此甚好。”

    谢渊掀桌:“你们到底有没有身为敌对势力的自觉啊!”


    谢渊坐在上首,对于底下泾渭分明的形势表示非常满意。

    左边坐着浩气盟七星,右边坐着恶人谷七恶。

    莫雨抱着孩子,抬眼扫过谢渊,开口说:“狗蛋和毛毛随我回恶人谷。”

    谢渊青筋:“小疯子你想得美。”

    王遗风在一旁凉凉的煽风点火:“谢盟主,狗蛋不喜欢你,你强人所难可不是大侠所为啊。”

    谢渊:“……这个我不管,狗蛋可是我徒孙。”

    王遗风:“狗蛋可也是我徒孙那,而且狗蛋不喜欢你。”

    谢渊:“我这里有兰亭书院!”

    王遗风:“恶人谷也有顽童书院那,而且狗蛋不喜欢你。”

    谢渊:“要是狗蛋有个一病两痛的,我可以去请孙医圣!”

    王遗风:“我们谷里就有一个肖药儿,而且狗蛋不喜欢你。”

    谢渊:“……你能别提狗蛋不喜欢我这件事么。”

    王遗风:“那行,狗蛋和毛毛随我徒儿回恶人谷。”

    谢渊掀桌。

    翟季真把桌子摆好:“王谷主,我知道你爱徒心切,不过让少盟主和……狗蛋和你一起回恶人谷之事,还是得商议商议。”

    底下司空仲平也帮腔道:“是的,怎么说也是我们少盟主的儿子。”

    沈眠风头都不抬:“怎么,狗蛋就不是我们少谷主的孩子了?”

    司空仲平本来就看沈眠风不爽,一来二去两个人吵上了不说,当场就划下道儿来你敦敦敦来我敦敦敦去地在正气厅里打了起来。

    或许是你来我往的拳风惊到了孩子,狗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时间打架的吵嘴的都齐齐停手,涌到他身边使出十八般武艺开始哄孩子。

    最开始是沈眠风的鬼脸,司空仲平看不下去把他推开了。

    然后是王遗风的笛子,谢渊说你那笛声搞得我都神经衰弱了还能给孩子听?

    最后还是莫雨和毛毛把孩子带出去逛逛,孩子才消停。

    这么闹了几场之后,到底是决定了,狗蛋在浩气盟住一个月,在恶人谷住一个月,鉴于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所以莫雨和毛毛得跟着狗蛋两边跑。

    穆玄英没有异议。

    莫雨表示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日子不能更美满了。

    王遗风对孩子只在恶人谷住一个月表示遗憾。

    谢渊:“你还想让孩子住多久(╯‵□′)╯︵┻━┻!”

    米丽古丽:“说了多少次,谢盟主,你这身板不适合卖萌。”

    总而言之,谢盟主目送着自己徒弟一家,就这么往浩气盟门口走去,男儿泪宽面条状迎风流了一脸。


    江湖传言,恶人谷和浩气盟在暂停十个月的攻防之后,这个暂停日期仍然会无限期的延长下去。

    理由?据说是有个很厉害的少侠,名叫狗蛋的,一身武艺德行让双方拜服,最后还为浩气盟与恶人谷的两位少主牵了红线呢。

---END---


评论(1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