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冰蝉蛊(二)

那个……请脑补的时候带入各种毒哥的形象毕竟这个时间点上他俩还年轻……花骨朵那样的就请放过!
另外看了看剧情设定发现是冰蟾蛊不是冰蝉蛊……这个BUG确实有点大请大家包含一下【因为该标题好像有点不太好的样子,于是请以后把他俩等同一下……实在是对不起
还有一个和原剧情有出入的地方是把魔刹罗、艾黎以及乌蒙贵都设定成了前代教主的徒弟,以及那一代的圣使除了天蛛使和风蜈使剩下的五使和长老都没有明确资料所以是我自设……【其实风蜈使的资料也不多啊摔!
冰蝉蛊(二)
  祝融神殿的气氛非常不好。
  艾黎和乌蒙贵站在台下,听他们的教主兼师父对负责总坛外围的天蛛使醉蛛大发雷霆。
  醉蛛低头听训,艾黎偷眼看过去,怎么看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心下叹了口气,师父精研毒蛊之术,对教中大部分教务都不算上心,大部分甚至都推给五使里最为稳重的圣蝎使处理,可是圣蝎使也有许多蛮族的事情,更何况让一个外族人——虽然是十分信任的外族人——来处理本教教务,大概其它四使都不会太听话。
  这样的情况下,要让全教上下一心,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好了,这下大家都知道我教的地盘已经岌岌可危,对加强外防再无异议了吧?”教主站起身来,宣布会议结束,顺便把自己的两位弟子与左右长老留下。
  “两位长老想必已经知道灵蛇使最近身体不适的事情了,”教主开门见山地丢出了这么个敏感话题,“现在选代灵蛇使正合适。”
  左长老留着一大把胡子,现在坐在教主左边,问道:“教主心里有什么人选吗?”
  “人选倒是有,只是恐怕大家不太满意。”教主似是犹豫片刻“我想选阿罗当代灵蛇使。”
  艾黎和乌蒙贵闻言差点惊得跳了起来,同时想起了小师妹在襁褓里笑起来连牙都没长的模样。
  这样的小师妹……要当现在的代灵蛇使,以后的灵蛇使?
  虽然说五毒教教主确实是从五使中选出,可是五使中的灵蛇使,基本上就是最有可能继位的那一个,师父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教主也疲倦地扶住额头:“这件事并非我的主意,而是双生蛇王他们的。”
  “师父?……”
  教主安抚地超艾黎笑了笑,说:“我说是我捡到的阿罗,其实是双生蛇王将她送到我身边,他还告诉我,其实这孩子是被多年不见的圣蟾蜍与圣天蛛带回来的。”
  “玉蟾与天蛛……已经百年没有出现在总坛了,”左长老默然“他们带回来的孩子固然会有过人之处,可是教主,您这样,如何跟天蛛使……”
  “我做什么不必与他交代,天蛛与玉蟾不问教务久矣,这次我也会宣布阿罗是双生蛇王带回的孩子,作为代灵蛇使正好。”教主左右看看“两位长老还有什么意见吗?”
  两位长老并无反对意思,教主舒了口气说:“那么,两位长老,现在是说你们继任之人位置的时候了。”
  艾黎与乌蒙贵心下一紧,抬头望向师父,却见她没有任何表情的脸,直直盯着他们俩,一时被吓得动弹不得,就那么呆坐在哪里。
  幸而教主及时收回了目光,他们俩才松了口气,才发现冷汗已经湿透了背脊——不管平时教导他们的时候师父是多么温柔和善耐心,她能够坐上教主之位,也是与现在几位圣使较量过,身上气势一旦放开,不是他们两个初问世事的小子能够承受的。
  “教主的意思是,让艾黎与乌蒙贵继承我们的位置?”右长老年事已高,生性又颇为豁达,闻言问道。
  “我是有这个意思,只是这两个家伙尚需锻炼,两位长老若是有时间,多教他们一些也好,若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跟我说。”
  “明白了,”左长老点点头“教主吩咐,一定尽心完成。”
  教主点头:“那就这么定了,两位长老回去休息吧,艾黎乌蒙贵,你们俩留下。”
  两位长老走后,乌蒙贵首先受不了沉闷的气氛,凑过去问:“师父,你真要我和师兄……继承长老的位置?”
  到底是自己一手教养大的徒弟,也是知道乌蒙贵沉不住气的性子,叹气道:“我是这么想,可是现在这样子,能够让阿罗做代灵蛇使就要感谢蚩尤大神了,你们俩……还是看造化吧。”
  艾黎闻言道:“师父,能不能请双生蛇王来宣布师妹当灵蛇使的事情……”
  “不可,”教主断然拒绝“圣兽不问教务,这是很早就立下的规矩。”
  “那,师父,该怎么办?”艾黎担心起来“圣蝎使不会过问教主的归属,灵蛇使身体不适应该也不会过问,风蜈使向来不管这些,可是玉蟾使与天蛛使他们肯定会不满的啊。”
  “我也在想这些事情,所以,阿罗过两天会成为灵蛇使的小徒弟——当然,大部分时间我都会亲自教养。”教主缓缓地说“至于你们,最近多事,加紧锻炼吧。艾黎,我交给你的冰蚕蛊养的怎么样了?”
  艾黎讷讷:“上次为了给师兄治病已经……”
  教主闻言也没有责备的意思,只是转身进入了祝融神殿的深处,捧出了另外一个蛊罐。
  “此乃冰蝉蛊,能将人瞬间冻结,乃是我师父所留下的蛊种,师父另外留下了如何饲喂冰蝉蛊的书册,艾黎,这些你好生保管。”
  艾黎闻言双手郑重结果蛊罐,寒冷的感觉瞬间侵入了四肢直指心脏,这种寒冷完全不同于冰蚕蛊给人清凉舒适的感觉,即使在这南疆的雨林里从未见过北方千里冰封的艾黎,也彷如置身昆仑雪原。
  “至于乌蒙贵,这本噬脉蛊的书册,乃是我与宇文家结合中原武林的路数制出的蛊,你拿回去认真研究。”
  乌蒙贵也认真接过,教主低声舒了口气,露出疲倦的神色,靠在椅背上说:“你们长途跋涉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养伤吧,最近一段时间……恐怕不会太平。”
  艾黎与乌蒙贵面面相觑,又看了看师父倦极的模样,还是把想问的话全数吞了回去。

  傍晚乌蒙贵捧着噬脉蛊的书册走进了艾黎的房间,差点冻的一哆嗦。
  冰蝉蛊与冰蚕蛊养在同一个房间里,乌蒙贵甚至看到放蛊的地方结了冰,赶紧将沉迷在书册里的乌蒙贵拉出来,后者看书看的正入迷,不明所以地被人拉出来还有点想发脾气,再仔细一看是乌蒙贵,便没了脾气。
  乌蒙贵搓手跺脚让自己暖和起来,见艾黎冻得一脸青紫,白眼一番便开始训斥起来:“我说你看书不要这么入迷行不行?”
  艾黎本人却还有点缓不过劲来,想了想回答:“可是,这蛊确实挺有意思的,不知不觉就……”
  乌蒙贵不知该怎么说这个研究蛊毒入迷的小师弟,干脆拉着艾黎坐下来,南疆温暖的空气让艾黎满满恢复了健康的颜色,乌蒙贵见他稍微缓了些,才又开始念叨:“刚从师父哪里拿回来的东西,你就这么着急着看?着迷也不是这么个着迷法,你刚才没看到你的脸色,青的跟老竹叶似的!”
  艾黎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讪讪,随即说:“可是师兄,你不觉得师父很希望我们能够快些学会这些东西吗?”
  “师父不是一向都要我们快些学会……”
  “师兄,这次不一样,”艾黎干脆地往后一躺看天上的月亮“师父被天蛛使压了太久,天蛛使本来觉得即使不是他坐上教主的位置,也是他夫人坐,可是师兄,你觉得他们俩哪一个是当教主的料?”
  乌蒙贵没想到艾黎想到的这些事情,一时有些语塞,艾黎自问自答地说下去:“醉蛛不用说,脾气暴烈还是其次,那根本不拿人命当回事才是最大的问题,醉蛛的妻子跟他是一路货色,如果让他们当了教主,我们的日子肯定好不了。”
  “你的意思是……”
  “师父她急着把小师妹推上代灵蛇使的位置,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们,或许是天蛛使做了什么触犯底线的事情,她实在不能视而不见,才这么急着让我们将他的权利分散,所以我……”
  乌蒙贵摆摆手:“我懂,总而言之师父的处境不妙,宇文是怎么说的来着,弟子服其劳?反正师父有事,我俩肯定不能不管。”
  艾黎点点头,乌蒙贵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问:“我们上次看到的中原人,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怎么会知道。我后来问师父,师父也说不确定是怎么回事。”
  乌蒙贵耸耸肩:“反正中原人的事情也不太用我们管,让天蛛使他们去操心吧。”
  艾黎点点头,心想天蛛使不知道又会耍什么把戏,要是牵连到他们,该怎么办呢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艾黎都窝在自己的树屋里仔细钻研冰蝉蛊,乌蒙贵也一反平时喜欢到处游玩的性子,安下心来仔细推敲噬脉蛊,不久前的会议上,他们的小师妹阿罗已经正式领了代灵蛇使一职,连路都走不平稳的小姑娘带上了各类又重又亮的银饰,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娇小了,艾黎一路都在担惊受怕这孩子会不会跌倒,结果阿罗不愧是被圣兽看中的孩子,居然硬撑着走完了整个仪式。
  仪式一结束乌蒙贵就拖着艾黎去看小师妹是否无恙,结果被师父告知小师妹太累已经睡下,乌蒙贵有些心疼地说:“小师妹这么小就被这么折腾,真觉得有些可怜。”
  乌蒙贵点点头表示同意,以前虽然也有孩子担当圣使的前例,但至少都是六七岁以上,小师妹才刚能走路不久就被这么折腾,实在是早了些。
  教主闻言也叹了口气:“时间仓促,也只有如此……我抱她去拜访双生蛇王,你们俩就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吧。”
  “是,师父。”
  艾黎应了一声,和乌蒙贵目送师父走出祭坛,往树村的方向渐渐不见。
  “你说,师父能赢天蛛使吗?”乌蒙贵问。
  “要在蛊毒上赢过他们对师父来说一点都不难,”艾黎回答“可是要是能够那么简单就好了。”
  乌蒙贵沉默了一会,就听到外面有弟子急报:“教主!圣蝎使传话来说,天蛛使在幽魂草泽出事了!”
  艾黎与乌蒙贵对视一眼,即刻站起身来,乌蒙贵勉强压下自己的惊恐说:“艾黎,你去追师父,我先跟过去看看情况,我们在幽魂草泽回合!”
  艾黎点点头,加速往树村跑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