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洛提·愿望

小短篇,算是突发吧

       提耶利亚是地球的意思。

  明明是那么令人厌恶的,无论是重力还是人群。

  提耶利亚走在下雪的街道上,呼出的水汽模糊了镜片,也模糊了路边的一切,包括身边的那个男人。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

  街上很空旷,提耶利亚与洛克昂并排走着,提耶利亚事实上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答应这个邀约,只是这个男人总是让人难以拒绝,无论是内向羞涩的菲尔特还是问题儿童刹那,都会乖乖听他吩咐,早早说晚安或者是喝下一杯并不喜欢的牛奶。

  “提耶利亚不喜欢地球吗?”

  冷不丁被问这样的问题,提耶利亚只是推了推眼镜:“我认为这件事已经没有讨论价值了。”

  “只是好奇罢了,提耶利亚不觉得充满了人类的地球很温暖吗?”

  “并不觉得。”

  “真不领情呢提耶利亚。”洛克昂笑着抬头望向天空“宇宙对人类来说,太宏大了。”

  提耶利亚静静看着突发感慨的洛克昂,后者接着说:“如果有一天死在宇宙里,希望能够埋葬在地球。”

  提耶利亚心里略过一抹不快,随即被忽略掉,他只是默然陪着他望向天空,吞下了“太空中尸体根本找不到”这样一句话。

  

  “提耶利亚,”晚间洛克昂吻上提耶利亚的额头,权作晚安吻“你如果不当高达驾驶员,本来想成为什么呢?”

  提耶利亚默默蜷缩在他怀里,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对方却反常地不依不饶,兴许是白天提到了未来的死亡,晚间忽然就对过去探究了起来,洛克昂继续问道:“提耶利亚,你……”

  “我们的过去是机密,你忘了吗?”

  洛克昂被噎住,随即笑了起来:“我忘了。”

  “其实我小时候真的想过驾驶航空飞机,成为飞行员什么的。”

  洛克昂翻过身望向窗外的天空,喃喃了一句。

  提耶利亚知道他的过去,也知道那之后的一场袭击改变了一切。

  世界残酷,给人留下的选择本就不多。

  想到这里,提耶利亚伸手盖住了洛克昂的眼镜:“晚安。”

  愿你在梦中,能选择一个不一样的过去与未来。

  

  变革者会有梦境吗?

  里捷涅·雷杰塔从沉眠中醒来,刚才的梦境并不是他的。

  他的“同胞兄弟”,提耶利亚,因为脑电子波同频传递而来的思念与悲伤。

  犹在梦里祝愿一个人类。

  里捷涅恍惚想起了自己当初叛变的理由,他只是不忿。

  不忿伊奥里亚就这么决定了这么多“人”的命运和将来,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留下。

  明明他就听到了遥远的一丝愿望,来自自己同胞兄弟的愿望。

  “愿我……能成为与他一样的人类。”

-------------------------------------------------------

最后废话几句,基本上就是这个突发小短篇的来历吧。

提耶利亚希望成为人类,利冯滋鄙视人类,R姐……R姐大概喜欢观察人类,但是在三者里面,最希望成为人类的提耶利亚没能成为人类,反而最后离自己的愿望越来越远;利冯滋反而在心智上更加接近他鄙视的人类,R姐超脱了,算是最看得开,最后结局也很好的……吧。

事实上我觉得伊奥里亚这件事做的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变革者也是有“人性”的,而伊奥里亚忽略了这一点。

断绝了所有变革者选择的路。

他们注定不能与人类有所交集,而从出生伊始就被决定好了命运。

感觉……非常悲哀,或许只有R姐那种看得开的人,才能最后得到一个好结局吧。

其实构思这个小短篇的时候,会想想提子和R姐的DNA提供者是怎么样的性格呢?

跟R姐一样有点小叛逆,高智商,爱人类,爱地球,喜欢自然野外,或许是基因工作者?听说伊奥里亚的计划后是否反对?是否会想到变革者的想法?是在怎么样的情况下交出自己的DNA的呢?

或许会这么嘱咐一句:

“如果真的会用到DNA的话,就叫重生与地球吧,如果他们都能实现梦想就好了呢。”

废话比本篇还多是我的错OTL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