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家有被被万事足【

洛提·生日蛋糕

  

  洛克昂一直很好奇提耶利亚的成长环境。

  其实他们对提耶利亚的了解是真的很少,家人?大概是没有吧;人种?目测拥有东方血统;年龄?很年轻,16岁左右;生日?

  洛克昂忽然想起来,他其实并不清楚提耶利亚的生日,在他之后托勒密的队友们都被那位豪放的女人调笑过,就连一直话不多的刹那都被问出了生日,唯有提耶利亚他的生日一直都是个迷。

  在为刹那举行的生日聚会上他半玩笑地问过那个冷清的少年,少年却板着脸回答一句机密,而看那略微透着不爽的表情,大概是在不满大家泄露出这种在VEDA里列为机密的个人信息。

  洛克昂看着那张尚且露着稚气的脸一本正经的表情,心情却莫名地好了起来,他伸出手放上了少年的头顶,少年不满地抬眼,透着不耐烦却没有躲开的模样让洛克昂想到曾经养过的一只猫咪。

  “对人类而言,生日是很特别的日子哟,”洛克昂起了恶作剧的心思,揉乱了那一头柔顺的短发“庆祝自己来到这个地球上的日子难道不是很平常吗,提耶利亚?”

  提耶利亚抿着嘴,一双眸子盯着洛克昂的手,不知是该先阻止洛克昂对自己头发的蹂躏,还是应该先反驳“不过是个平常的日子”。

  最后只好“哼”了一声,转身回自己的休息舱去了。

  洛克昂挠挠脑袋,心想难道真的生气了?

  

  聚会结束后洛克昂端着一盘蛋糕,站在提耶利亚房间的门口,敲了敲门。

  提耶利亚的声音传来:“洛克昂·史特拉托斯,你有事?”

  “生日聚会上的蛋糕,你还没吃过吧?”洛克昂端着蛋糕站在门口说“我给你带了一块,要不要尝尝?”

  “不需要。”提耶利亚的回答倒是很迅速,洛克昂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叹了口气。

  他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舰桥上的灯忽然暗了下去,仅剩应急光源散发着暗淡的光芒。

  洛克昂被吓了一跳,随后才想起来托勒密的线路今天例行检修,今天的生日宴会上玩的太开心,让他完全忘记了这件事。

  从房间里传来了提耶利亚的一句“该死”,洛克昂便靠在门上问道:“提耶利亚,你没事吧?”

  提耶利亚沉默了一会,最后传出的声音稍稍带了些羞恼:“你能……帮我拿一下衣服吗?”

  洛克昂愣了一下才想到提耶利亚大概是在洗澡,同样忘记今天例行维修的提耶利亚大概又在心里默念“何等失态”,他忍住笑声说:“那我进房间了,你稍等。”

  提耶利亚的房间一如他的人一般简洁直接,虽然说能够带上宇宙的东西本就不多,但是每个人的房间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无伤大雅的装饰品,甚至连刹那的房间里,都摆放着若干高达模型,而提耶利亚的房间里,除了最基本的生活设施,什么都没有。

  入眼的仿佛不是一个人类的居所。

  洛克昂把蛋糕放到了桌子上,问:“提耶利亚,你的衣服在哪里?”

  “进浴室右手边的抽屉。”

  浴室的门打开之后,外面模糊的应急光源照了进来,提耶利亚在帘子后面的轮廓照映了出来,洛克昂打开抽屉随手抽了一件衣服递了过去,正准备离开浴室的时候,便听到提耶利亚问:“对于人类而言,生日真的这么重要?”

  洛克昂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是啊,对身边的人而言,是很重要的日子。”

  洛克昂走后,提耶利亚走出浴室,发现那块生日蛋糕静静放在自己的桌子上,奶油与蛋糕立刻让充满无机质感的房间变得温暖起来。

  提耶利亚莫名地联想起刚才洛克昂揉他头发的时候那比自己稍高的温度,便鬼使神差地拿起叉子吃了一口。

  失去了出炉时温暖和软绵的口感,仅仅剩下单薄的甜蜜,提耶利亚仅仅吃了一口便不再尝试。

  这么无聊的东西,为什么会让人类竞相追逐?提耶利亚放下手上的刀叉,想了许久,仍然不得其解,唯有将其归因于“人类不可理解的部分”。

  

  但是第二次的生日蛋糕让他推翻了这个想法。

  那是在欧洲,本身就偏冷的体质,加上迟迟不来的春天,寒风让提耶利亚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站在街边等待洛克昂。

  他们的任务已经落幕,本来想直接上宇宙飞船离开地球,却因为洛克昂一句“今天是我的生日呢”而莫名其妙地留在了地球上。

  呼吸流露出的白色雾气染上了一旁的玻璃,重力与寒冷,两样让他觉得最为不适的要素,让他觉得异常烦躁。

    前者不断提醒着他这里是不属于他的地球,后者让他回忆起曾经冰凉遥远的培养舱,孤独寒冷,仿佛没有尽头。

  在爆发的前一秒他被洛克昂拉入了最近的一家超市里。

  洛克昂手的温度,隔着两层手套传递到提耶利亚手心,驱散了他独自一人在人群和寒风里的冰凉,提耶利亚忽然就不想再放开这种感觉,便也默许了洛克昂牵着自己往食品区走去。

  洛克昂很兴奋地喋喋不休,关于做蛋糕的选料、制作过程和最后的品尝装饰,提耶利亚在他身后抬头望向洛克昂,后者感觉到他的视线,回头对他笑了起来。

  提耶利亚的脸忽然就红了,他认定这是因为超商里的暖气开得实在太大,却怎么也不想放开洛克昂牵着自己的手。

  这个人,实在很温暖,从棕色的长发、温和的眸子,到总是带着手套的手,仿佛温柔的阳光一般。

  提耶利亚这么想着,也被这么牵着回到了居所。

  他仔细看着洛克昂在厨房里忙碌,偶尔洛克昂喊他帮忙的时候,过去做点微不足道的事情。

  香甜的蛋糕出炉的时候,他伸手去取,却差点被烫伤了手背。

  洛克昂隔着手套把蛋糕端出炉来,切下一半分给提耶利亚,后者看着蛋糕犹豫了许久,还是拿起叉子,再次吃了一口。

  刚出炉的蛋糕甜度适中,口感绵软,吃下去的时候,感觉全身都暖了起来。

  提耶利亚忍不住一口一口地继续下去,洛克昂一反刚才在厨房中的积极,只是微笑着看提耶利亚将自己一下午的劳动成果一口口消灭掉。

  “上次的蛋糕,也是你做的吗?”

  “上次?”

  “你对我说生日是特别日子的那一次。”

  洛克昂想起了上次被揉乱头发的提耶利亚,笑了起来:“上次的蛋糕是皇小姐做的,怎么了?”

  提耶利亚认真地说:“你做的比较好吃。”

  “是吗?多谢夸奖。”没有料到会得到这样的评价,洛克昂略微有些吃惊,他抬头看了看少年,然后扑哧笑出了声。

  提耶利亚的脸上,不知何时粘上了一长条奶油,洛克昂伸出手指,想抹去他脸上的污渍,却在最后一秒改变了主意,涂花了少年的脸。

  然后看着少年跳起来去洗脸,偷偷地想提耶利亚果然跟自己养的那只猫一模一样。

  

  第三次是提耶利亚自己做的蛋糕。

  托勒密降落在某个海岛上的时候,南半球的二月份热浪滚滚,这个海岛又临近赤道,炎热的天气让大家都失去了活力。

  皇为了“鼓励士气”(其实只是无聊吧——洛克昂语)说要给哈雷路亚做个生日蛋糕权当庆祝,洛克昂撺掇大家把做蛋糕的活儿推给了提耶利亚。

  提耶利亚暴走了一番之后还是接下了做蛋糕的任务,手捧着一本烹饪书,浏览完了关于蛋糕制作的一部分之后,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大堆烧杯量筒甚至天平之类的东西,开始了让洛克昂爆笑不已的制作过程。

  最后洛克昂被怒吼着“何等失态”的提耶利亚踹去给刹那剪头发,留下寿星哈雷路亚给自己打下手。

  提耶利亚努力完全按照着书上来,可惜最后的成品并不如何,提耶利亚尝了一口,便意识到别说赶上洛克昂的水平,就连“不那么好吃”的皇小姐的蛋糕,也比自己好上好几个层次。

  洛克昂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毕竟是第一次做,做不好也是正常的……作为初学者,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提耶利亚绷着脸依旧不高兴的模样,洛克昂继续说道:“再说食物这种东西,也是需要感情的啊。”

  “你这是在指责我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不用心吗?”

  洛克昂无奈地解释:“并不是,提耶利亚……唉提耶利亚?”

  早知道就不招惹他了……洛克昂无奈地想。

  后来洛克昂是在海岛的地下室找到的提耶利亚,后者的情绪似乎已经平静下来,正在浏览上次战斗的相关情报。

  提耶利亚发觉走过来的人是洛克昂之后便放松了警戒,但还是关掉了显示屏幕,转过身,用很认真的眼神看着洛克昂。

  洛克昂被他认真求知的眼神看得颇有压力,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提耶利亚问:“对于人类而言,生日这种日子和生日蛋糕,到底有什么意义?”

  洛克昂一时哽住,提耶利亚到底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算了,先尝试着回答看看吧:“大概是因为……生日是一个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大家都为他而欣喜,所以才会用蛋糕这种甜蜜的东西庆祝吧。”

  “那么,没有生日的人呢?”

  “怎么可能,”洛克昂笑“我们活着,便会拥有生日,若是丢失了自己开始的日子,便将自己新生的日子作为生日吧。”

  “新生?”

  “唉,提耶利亚,你真的不用知道的这么深刻的……”

  棕色头发的爱尔兰男人无奈的说,眼神宠溺而深情,提耶利亚看着那双眼睛,觉得自己隐约理解了“人类”这种生物。

  

  这次是提耶利亚自己的生日。

  在托勒密上,他在厨房尝试着用那些从地上带来的面粉鸡蛋和奶油,做一份属于自己的蛋糕。

  路过的米雷娜看到手上沾满面粉的提耶利亚,便好奇地凑上去问这是在做什么。

  “蛋糕,”提耶利亚微笑着说“等一下要尝尝看吗?”

  米雷娜欢呼一声大声回答一定要,出炉后迫不及待地切走了一块,提耶利亚端着两盘蛋糕,往洛克昂的房间走去。

  房间依旧如同两年前一般冷清,提耶利亚放下蛋糕,默默坐到一边,舱门关上,一室寂静。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