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家有被被万事足【

精神污染三十题 题一 药物依赖

    唐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被束缚住。

    但是他仍然无法放松精神,原因无他,囚禁他的人是江湖闻名的毒魔煞曲灼,哪怕不捆住他,曲灼仍然会有无数的方法将他留在这个屋子里。

    “阿墨醒来了啊。”曲灼挥开帘子,带着灿烂的笑容走了进来。

    虽然唐墨是唐家堡严格训练过的杀手,但是在看到曲灼那笑容的瞬间,他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阿墨这回乖啦,”曲灼的指尖轻点唐墨“知道被抓回来不能跑哟。”

    唐墨偏头躲开曲灼的手指,他仍记得他第一次逃跑被抓回来之后,曲炙微笑着强迫他吃下蛊王,之后那生不如死的经历。

    “这次得给阿墨什么惩罚呢?”曲灼的眼睛在帽子的阴影之下,反而在散发着幽幽的光芒,让唐墨不寒而栗。

    “啊,有了。”曲灼忽然拍手笑了起来“阿墨不是为了我们的尸蛊来的么,那我就带你去看看好了。”

    唐墨身体一震,他知道曲灼的目的了。

    “你……要把我炼成毒尸?!”

    曲灼又咯咯地笑了起来:“阿墨放心,我怎么舍得让你变成毒尸呢。”

    说罢顿了顿,将唇凑过去吻了唐墨一下:“毕竟……你们中原人怎么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们毕竟做了那么久的夫妻,我怎么舍得把你炼成尸人?”

    唐墨心里却直接冷了下去——

    曲灼轻吹虫笛,召来灵蛇牢牢束缚住唐墨,又吹了一曲眠蛊让唐墨进入梦乡,然后蹲下身来,看着唐墨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温柔,然而更多的却是难以释怀的仇恨。

    五年前这个人来到这里,曲灼为了他离开了族人和寨子,一心一意地希望和这个人白头到老,结果最后却被师妹发现这个人是个唐门人,还是领命来盗取他们寨子蛊种的人,结果连一同长大的师妹都死于他手——

    不可原谅,可是,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就不爱了。

    唐墨是毒药,而且是会上瘾的那一种,一旦品尝过他曾带来的幸福快乐,就再也没办法放手了。

    “既然你是我的毒药……那我就更不能放你走了,你说是不是?……唐墨,我不会这么 简单让你走的,嗯?”曲灼将身体贴近唐墨,在唐墨耳边轻轻说着。


    “唐墨,你还认识她么?”曲灼强迫唐墨抬起头来,问。

    唐墨勉力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一具正在行走的尸体,脸上的腐肉已经掉下大半,连男女都没有办法分辨。

    “啊,不记得了呢……”曲灼扭动了一下纤腰,压榨出唐墨一声呻吟“这是我师妹,被你亲手杀死的那一个。”

    唐墨难以置信地抬头:“你把她……”

    曲灼点点头:“如何,这就是尸蛊的效果,你来我们寨子,就是为了得到这个,对吧?”

    唐墨点头,曲灼笑得愈发妖娆:“这蛊……你可记好了,只能对死人用,对活人用的话……”

    接下来又不说了,唐墨追问:“对活人用会如何?”

    曲灼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那得看你怎么取悦我了。”

    唐墨感到曲灼身体对他的挤压与催促,只好勉强向上顶了顶,引诱曲灼发出愉悦的呻吟,投向下一次激烈的交姌。

    最后一次接吻的时候,曲灼口中似乎含着什么,直接喂到了唐墨口中,那东西被曲灼咬破之后,彷如活物一般直接进入了唐墨的胃部。

    “你……这是什么!”

    曲灼微微一笑:“尸蛊啊,还能是什么。”

    唐墨急忙压下舌根,希望能将异物吐出来,谁知曲灼直接卡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扔到师妹的尸体保存的地方。

    唐墨只觉得胃开始无比的空虚,饥饿感让他开始疯狂地寻找一切能够吃下的东西,可是身下是一大块石板,周围不知道被布置了什么,他竟然根本无法逃出去。

    饥饿感愈来愈强烈,他实在忍不住,扑到尸体旁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曲灼的声音响起:“慢慢来……别噎着了,这都是你的。”

    但是唐墨根本就什么都听不见了,他所有的意识,都集中在了面前美味的尸体上。

    等唐墨的饥饿感消失不见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些什么。

    “阿墨,尸蛊如果对活人使用,那么他这一辈子,就离不开尸体了,”曲灼笑吟吟地说“而且这些尸体,必须是炼尸蛊时所存留的母蛊所侵蚀过的,不然他就会不停的感到饥饿,只不过一般的食物根本满足不了他的食欲,唯一的解决途径就是到蛊主这里乞食呢。”

    唐墨没有动静。

    曲灼却忽然温柔了起来:“阿墨,你是会上瘾的毒药,我已经上瘾了,现在唯一留下你的办法,无非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罢了,只要你也中了毒,上了瘾……”

    曲灼俯身紧紧抱住唐墨:“就永远不会离开我了,对不对?”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