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家有被被万事足【

霸王花

    郭定襄暗搓搓地蹲在天策府大门口看着一队一队的红甲将士走出天策府门,一边咕哝着李破虏怎么还不出来,一边拿着酒坛子津津有味的喝酒。

    忽然郭定襄的眼睛一亮,蹦起来就跑向队伍里的那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边跑边喊:“破虏!咱们喝酒去!”

    李破虏扶额,自己这个发小从幼年就混迹于丐帮,什么军队森严的几率在她眼里那就是浮云中的浮云,但是她还是伸出手拉住郭定襄,道:“等我们整队解散了,我就陪你去,不过我可不喝酒。”

    郭定襄撇撇嘴翻身上了李破虏的马,抱住李破虏的腰嘻嘻笑道:“破虏越来越漂亮了,让姐姐我捏捏脸看看?”

    李破虏差点从马上掉下去,板起脸道:“别闹,还在行军中呢。”

    郭定襄也不真闹,只是把脑袋搁到李破虏肩膀上,微微打个呵欠,竟然这么在马上睡起来了。

    李破虏肩膀被压得有些疼,不过一歪头就能碰到郭定襄的脑袋,也算是很让人开心的一件事吧。


    李破虏是军人世家出身,父母都是天策府中将士,父亲战死后母亲提起长枪浴血奋战力竭身亡,府中本来不想让她参军陷阵,奈何李破虏这个姑娘拿着母亲的长枪过五关斩六将硬是闯过了军师设下的关卡,让李承恩都感慨果然是将门虎女,便也放她上了战场。

    而郭定襄则是李破虏小时候最好的玩伴。

    当时郭定襄的父母在一场大饥荒中双双死去,郭定襄奄奄一息的时候,被李破虏的母亲救了回来,本来想家里有个和郭定襄差不多大的李破虏,两个女孩一起玩玩也好,谁知接下来就传来李破虏父亲的噩耗。

    李破虏的母亲听闻此事之后,拜托相熟的丐帮长老照顾这两个女儿,便提枪上马,再也没有回来。

    虽然后来李破虏回了天策府,但是和郭定襄之间的联络一直没断,两个小女孩子都和小男孩一样调皮捣蛋上房揭瓦,天策府和丐帮对小孩都采取放养措施,而且一帮子糙汉压根就没想过女孩子和男孩子分开教,结果就这么教出了两个假小子。

    小时候李破虏一有休假就跑出来找郭定襄,两个小女孩面前似模似样地插一杆大旗,李破虏翻身上马做了个揖就突过去和郭定襄你来我往地切磋起来了。郭定襄也不怕,学来的棒法掌法和对方敦敦敦起来也毫不逊色,往往是打到最后两个女孩子都满脸灰尘地躺在地上咯咯笑起来,然后被各自的师父抱回家去。

    还有的时候两个姑娘不想打架玩,那洛阳郊外的猫猫狗狗可都倒霉了,那群小子最多就是追着它们到处跑跑锻炼身体,这俩姑娘追上了之后还给它们喂点自己偷偷烧的鱼,滋味不提也罢,还各种重手蹂躏,导致洛阳郊外的那些猫儿狗儿看见这俩小魔星,跑的跟逃命似的快。

    后来李破虏终于拿到第一套铠甲后不久,郭定襄还没羡慕口水够,李破虏就随着天策府大部队上了前线参与大光明寺之战去了。

    其实郭定襄前两个月就知道丐帮联合唐门在打击明教,而且一战下来丐帮损失惨重,可当时她还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完全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仍然偷偷从师兄那里拿酒出来,和李破虏藏在自己的小破房间里悄悄地分享着,可是当李破虏这个同样十二岁的小女孩背着比自己高上近一倍的长枪骑马奔向天策府集合的时候,郭定襄才模模糊糊地明白了,李破虏这一去,前路怕是艰险莫测,生死难辨。

    当天晚上她就跑到参与了枫华谷之战的师兄那里,哭花了眼问道:“破虏是不是回不来了?她是不是回不来了?”

    师兄把自己的酒壶压到小姑娘脑袋上,沉沉地回答:“小孩子家家,别乱说话,破虏可是天策府里的小将军,武艺精湛,怎么可能回不来。”

    郭定襄抽抽噎噎地,想起了那个虽然和自己不亲近,但是每次见到自己都会揉乱自己脑袋哈哈大笑的师叔,自从枫华谷之战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师叔了,师兄说他回不来了,那,破虏是不是也回不来了呢?

    从此她每天练完武,便坐到天策府门的路边,心想如果我在这里等破虏的话,破虏大概会舍不得我等这么久,会快点回来的吧?

    大光明寺之战以天策少林联军大破明教收场,“天枪”杨宁一战成名,不过这些在郭定襄听来,都没有李破虏的消息重要。

    直到那天天策府收队归来,李破虏背负长枪,坐在自己的马儿上,对着站在天策府门口的郭定襄微微一笑,郭定襄才回过神来,也不理身后师兄的阻喝,扑过去就抱住了李破虏,差点把李破虏拉下马来。

    “破虏破虏我想死你了。”

    “嗯,我也想你呀。”

    李破虏手腕一用力,把郭定襄拉上了马,郭定襄刚开始还不老实地在李破虏的身后动来动去,到了后来,竟然因为连日等待太耗费精力,在马上就抱着李破虏睡了过去。


    李破虏看着从小到大睡相就没变过的郭定襄,骑着马踏着夕阳走到郭定襄常带她来的小酒店,郭定襄闻到酒香咕哝了两句就醒了过来,揉揉眼睛发现已经到了目的地,一下就清醒过来,豪迈地跳下马拉着李破虏就进了酒肆,大声喊道:“店家!来壶酒和两盘牛肉!”

    郭定襄是常客,店小二和她熟着呢,上菜的时候带着笑调侃:“我说郭女侠,你这大嗓门,以后怎么嫁出去啊。”

    郭定襄哼一声:“姑奶奶还不稀罕那些个男人呢,以后就跟着破虏过日子,你们谁敢说半个不字?”

    李破虏正吃肉呢,闻言差点噎住,好不容易把肉咽下去,也开始反调戏起来:“嘿,你这种婆娘,倒贴我嫁妆我到可以考虑考虑。”

    郭定襄一愣,拿出自己的酒壶就往桌上一排,笑嘻嘻地说:“姑奶奶这酒壶可是身上最好的东西了,送你当嫁妆可是让你占了大便宜,你倒是拿点聘礼当诚意啊?”

    李破虏微微一笑,取下头上的簪子,递了过去:“那我就以这刻着名字的簪子做聘,小娘子可还喜欢?”

    郭定襄接过簪子,仔细看,果然上面刻着破虏的名字,眼睛一亮便仔细收了起来,嘴上兀自不饶人:“娶了本姑奶奶,可要在家里好生伺候着,若是在外面沾花惹草,看回家姑奶奶不打断你的腿。”

    这时候破虏已经笑成一团,身上尚未脱去的铠甲在阳光底下亮闪闪的,衬着她英气凛凛的脸庞,郭定襄不知为什么,就有些脸红了起来。


    郭定襄偷偷从院墙里翻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正准备偷摸进房间,就听到背后一个温柔的女声:“定襄,你这是从哪回来的?”

    郭定襄心下叫苦,但还是僵硬着身子转回身来:“嫂子,还没睡哪。”

    对方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还不是你,白天出去乱晃也就罢了,女孩子家家的,怎么晚上还出去乱跑?”

    郭定襄吐了吐舌头:“我那不是去行侠仗义了么……”

    其实是因为最近局势太差,山雨欲来风满楼,帮内下了严令,给每一位弟子都派发了命令,郭定襄和她师兄怕她师嫂担惊受怕,便也千方百计地瞒着。

    郭定襄其实晚上还去偷偷地探望了一下李破虏,她知道一旦乱起来,恐怕首当其冲的就是天策府。

    她的担心也不是一点根据都没有,李破虏在她来的时候,正在整理行李。

    李破虏见郭定襄来了,笑着招呼她帮自己收拾行李。

    “这次估计会走的比较久。”

    “没事,反正我在天策府门口等你。”

    李破虏沉默了一会,笑着说:“得了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帮里让你去出任务?放心,我是什么人,十二岁就上了战场,现在都快二十八了,能有什么事情?”

    “那行,等我把帮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就在老地方等你。”

    郭定襄事实上并没有意识到这次的事情,与以前完全不同,她只是知道,从小到大,每次李破虏出征,她都在天策府府门那里等着,也每次都能等到李破虏一身红甲,背负长枪,马儿踏着夕阳,从其它的地方出征归来。


    等郭定襄听闻天策陷落,天策府将士死战的时候,她已经来不及回洛阳了。

    琉璃岛上风景再美也留不住她急匆匆的马蹄,取道巴陵直奔洛阳,可是待她终于掠过满目疮痍,拼死杀到天策府门的时候,才发现这次,或许真的再也不能再天策府门旁的道路上,等到李破虏出征归来了。

    天策府正门被狼牙军占领,郭定襄趁夜色突破防线潜入天策大殿寻找李破虏,询问之下才知道,李破虏已经领一队属下试图突破狼牙大军缺口,奈何敌众我寡,现在已经与天策府失去了联系……

    郭定襄有些浑浑噩噩,她尤自不信,跑到李破虏受命突破的战场位置,试图找到李破虏。

    总之……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郭定襄咬牙切齿地想,李破虏你不是已经跟姑奶奶我订了婚么,有本事你把本姑娘的嫁妆还给我,不然姑奶奶让你连地府都去不成!

    她一直不相信李破虏就这么死了。

    李破虏奉命突破的地方离天策府大门很近,郭定襄小时候吃着糖葫芦,长大之后拿着酒壶,总是在这个地方等着李破虏归来。

    现在郭定襄也在这个地方站着,远远望去,曾经宏伟而坚不可摧的天策正门,已经被战火摧残得满目疮痍。

    夜色里的战场弥漫着血腥气,郭定襄已经找到了好几位尚有气息的天策将士并托付给了随行的军医,但是她没有看到李破虏。

    她只在正门旁看到了她送给破虏的酒壶碎片,上面染着血。

    她把碎片收集起来,泪水滴到碎片沾染的血迹上,心想破虏你个混蛋,姑奶奶我送给你的东西,你也这么不珍惜。

    天将破晓……她几乎绝望的时候,听到身边一个熟悉的女声轻轻地喊。

    “定襄,我在这儿。”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