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江山

    李景年被抬到战地临时搭起来的医疗营的时候,抬眼就看到了脸色跟锅底一个色的穆幽,心下开始大叫不好。

    穆幽也不废话,招来玉蟾接过李景年,把李景年按到病床上,毫不留情地开始给他灌药。

    旁边李景年的袍泽发出一阵幸灾乐祸的低笑,随即就被穆幽狠狠瞪消了声。

    “笑什么笑,生怕伤口裂不开是不是?”

    李景年见他肯说话了,便低声下气地说:“穆幽,军情紧急……”

    穆幽伸手按住李景年让他好好躺着,转头吩咐灵蛇看好李景年,便站起身来往新送来的伤兵那走去。

    李景年抚摸着把头伸过来的灵蛇,忽然发出了一声感慨:“嘿,当年他也是这么直接按住我灌药的,差点没把我呛死。”


    当时李景年刚刚被穆幽从一群天一教教徒手上抢出来,救出来之后穆幽一个人把他背到营地里不由分说地灌了一大罐子奇怪的药剂进去,李景年后来一时好奇去看药的原料,差点没把胆汁吐出来。

    就为这个,穆幽嘲笑了他一年,导致后来李景年看见穆幽就恨不得绕道走,实在是太丢脸,一个大老爷们被一锅蝎子吓得差点吐晕过去,实在称不上是什么可以拿出来调侃的事情。

    不过后来进攻烛龙殿的时候,李景年看到穆幽在自己带的队伍里,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安心了一大截。

    烛龙殿的事情结束之后李景年正跟着李统领收拾行李准备回洛阳,就听到穆幽来找他,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一只半人高的蝎子挥着钳子快速朝他爬过来。

    李景年下意识地抽出长枪就准备戳死这家伙,却被穆幽喝止了,穆幽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摸了摸蝎子的脑袋,斥责道:“爬这么快干什么,有本事像天蛛那样拉着我走啊。”

    蝎子的钳子和尾巴都耷拉下来,这么个看起来颇为恐怖的家伙,居然露出了点撒娇颓废的样子,李景年看着觉得很是新鲜。

    “啊对了,我来是送你礼物的,”穆幽蹲下身抚摸自家蝎子的脑袋权作安抚“毕竟认识一场嘛。”

    李景年有些意外,他和穆幽认识的时间不长,真正正儿八经接触的时间更少,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在前方厮杀,穆幽在后方抢救他的袍泽,偶尔也会命令天蛛把李景年强行从前线拉回来,然后穆幽强行给他治疗……当然这种时候李景年一般都乖乖闭嘴,战场上谁都能惹但是千万别惹军医,这是常识。

    不过更多的是觉得有些受宠若惊,李景年有些尴尬地说:“这个……我没准备什么回礼……”

    穆幽也不生气:“没事,小玩意罢了,给,你拿着。”

    说罢穆幽递了一个蛊罐子和一颗蛋给李景年,李景年看着这两个礼物,一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这是?……”

    穆幽指着蛊罐子,道:“这是我送你的保命蛊,杀伤力挺大,记得小心使用,蛋可以拿去孵试试看,如果有缘的话,应该是可以孵出灵蛇的。”

    “……蛇蛋?”

    “对啊,我家灵蛇下的蛋。”

    李景年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仔细地将蛋和蛊收好,道:“我也没什么东西送你,若是你要来洛阳,记得找我。”

    穆幽点头:“好啊,下次我一定去洛阳看你,要准备点好玩的东西啊。”

    李景年拱拱手:“定不辱命。”


    “结果你这家伙怎么就偏偏挑了这么个时间来。”

    穆幽转了转手上的虫笛,说:“这次中原动荡,我是随教主过来的,刚好我也有点不放心你们。”

    李景年有些吃力地接过穆幽递给他的水,说:“你以前来的时候还太平着,我还能好好招待招待你,现在就难咯。”

    穆幽嗤之以鼻:“得了吧,你以前也没怎么招待过我,我哪次来洛阳你不是在外面出征?”

    李景年摸摸鼻子,心虚地说:“那我不是有事……说起来,你就为这个每次都给我下眠蛊?”

    穆幽懒洋洋地躺在李景年旁边:“还用我给你下眠蛊?你自己都睡得不知天昏地暗了。”


    那次李景年一回来就听说穆幽等了两个月,年很不好意思地在洛阳的酒楼里请穆幽吃了一顿晚餐,他刚从苍山洱海执行公务回来,累得恨不得在马上睡一觉,只是想到约了人结果自己先走了,也不好意思不请这么一顿。

    穆幽的食量不小,边吃边打听李景年出征时候的事情,结果说话说到一半那边没了声音,抬头一看李景年居然吃着吃着就睡着了。

    “……唉,早点睡不就好,还害的我差点想动用眠蛊。”穆幽摇摇头,站起身来拿起旁边的衣服轻轻盖到李景年的身上,仔细端详起李景年的模样来。

    少年将军刚刚出征归来,身上隐隐约约的血腥味还没散完,仔细端详的话,眉眼间似乎还有一点战场上沾染的戾气。

    穆幽往李景年脑袋上轻轻一拍,保证对方不会醒来,然后脸上露出了恶作剧似的笑容。

    李景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发现自己居然在天策府自己的房间里,穆幽正蹲下身跟那条奇迹般孵出来的小蛇叽叽咕咕地交流着什么。穆幽听到身后的动静转头看到李景年已经下了床,故作镇定地说:“怎么样,这一觉睡得还好?”

    李景年点点头,道:“你吃饱了么?我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穆幽摆摆手:“没事,是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打扰你,你去做自己的事情吧,我和这家伙交流交流,等你回来我再跟你说点该注意的事情。”

    李景年其实还有点迷迷糊糊,但是听到“做自己的事情去”还是有点反应,想去请个假,明天好好地陪穆幽逛逛作为赔罪,于是稍微整理了下铠甲便离开了房间,身后穆幽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全被他无视掉了。

    李景年是哭笑不得地回房间的,一看穆幽还坐在自己房里抱着蛇玩,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怎么,大家喜不喜欢我在你脸上画的东西?”穆幽笑嘻嘻地看着李景年道。

    李景年有点哭笑不得,面前这个少年怎么看怎么只有十多岁的年纪,虽然已经是战场上值得托付的袍泽,但是说不得心里还是个小孩子。


    “真是怀念你当年还像个小孩子的那个时候啊。”李景年戳戳准备睡觉了的穆幽,说“那么纯良无辜的样子。”

    穆幽不耐烦地摆摆手:“我什么时候纯良无辜过?信不信我现在一个夺命蛊拍死你?”

    李景年有些无赖:“你舍得?谋杀亲夫?”

    穆幽猛地翻了个身压住李景年:“亲夫?嗯?”

    “不是么?”李景年伸手按住对方暴露在外面的背脊,低声笑着说。

    “哼,”穆幽恹恹地躺回旁边“我不跟伤员计较。”


    真要说起来,那层窗户纸是什么时候捅破的,李景年还真是不记得了。

    不过那时候穆幽刚刚换上破军套就一溜烟地跑到洛阳去跟他炫耀,少年褪去了青涩的身形,开始抽条成大人的样子,李景年乍一看,总有一种不大真实的感觉。

    “总觉得你好像是一夜之间就长大了,”李景年躺在床上,还不忘调侃穆幽。

    穆幽的声音与从前的差别也有些大:“那是你太长时间没见过我了——别动!再动我让天蝎锯了你的腿!”

    李景年的腿受了伤,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穆幽动用自己身上最贵重的伤药才保住的腿,李景年事实上也不大敢动。

    要是自己没好,岂不是辜负了穆幽的一片心意?

    但是生活实在太无聊,当年穆幽送给他的那条蛇已经长到半人高,性情还很温驯,这时候就被李景年当成了解闷的好对象,结果这么折腾了几天,连灵蛇都不理李景年了。

    李景年觉得自己无聊得快长蘑菇,便跟自己房间里的穆幽开始了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时光,穆幽照顾了一天病号,还给天策府几位伤重的士兵看了诊,现在早就累得要死,等李景年嘀嘀咕咕完,才发现穆幽早就躺在自己身边睡死了过去。

    “真难得……不是你看着我睡着。”李景年仔细端详着穆幽的脸,心下想着以前都是你趁我睡着了恶作剧,今天机会难得,要不要试着……

    结果居然鬼使神差地吻了上去。

    穆幽在睡梦中只觉得痒,低下头在李景年肩膀上蹭了蹭,李景年只觉得当时就变成了一块石头。


    “年纪大了就会想想年轻时候的事情啊,”李景年从穆幽身后抱住他“那时候我可纠结了。”

    穆幽已经快睡着了,哼哼两句表示听到,一旁的灵蛇抬起身子看了看抱在一起的两个主人,又盘起身子开始睡了。

    “喂,穆幽?……穆幽……”李景年有些不舍得地喊着他的名字,心想,趁还有时间,一定要再多喊几声,如果这次能侥幸活下去……不,他不能这么贪生怕死,哪怕重伤不治,也要带着敌人一起死。

    他吻了吻穆幽的眉心,偷偷地站起身来离开了。


    李景年带着一队部下,策马往围困住天策府的狼牙军冲去,他们这一队的目的,就是吸引敌方火力,为身后的袍泽争取时间。

    换言之,这是一趟回不去的旅程。

    李景年精疲力竭时抬起头望向凌烟阁方向的夕阳,心想若是穆幽在的话,怕是会直接用天蛛抓他回去吧。

    “真是对不住了啊穆幽,我到底还是没能好好在洛阳招待你。”

    “得了吧,我从第一次来洛阳,就没指望过你。”

    李景年惊得差点从马上摔下去,他回头望向来路,穆幽拿着虫笛的身影愈发模糊,他心想莫非是死亡前的最后一点幻影……

    穆幽虫笛一曲从空气中飘来,周围的虫蛇开始了对狼牙军的冲锋,蛊毒之威,稍稍缓解了天策军的压力。

    “你——你怎么会来战场上!”李景年惶急地抓住穆幽,拉住他问。

    “你天策男儿守大唐是守家乡,我当然也有家要守着,”穆幽扶住李景年,说“说好是我亲夫的,怎么这么擅自就去死了。”

    李景年还待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失血过多,已回天无力。

    穆幽看着李景年的眼睛,轻声笑了:“听着,你要是死了,我就去和这群人同归于尽……反正,我给你的蛊罐子现在就在我脖子上。”

    李景年徒劳地张开嘴还想说什么,穆幽也不理他,径自取下身上的蛊,朝狼牙大军走去。


    李景年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穆幽的小房间里。

    “浴火涅槃,刹那生灭,”穆幽坐在他身边喃喃道“虽然凤凰蛊是这么说,五年多了,你受伤这么重,即使醒过来过来,你腿上的旧伤复发,以后行走不便不说,右眼也无法再视物了。”

    他顿了顿伸手握住李景年的手:“我用本命凤凰蛊换了你一条命……你一定要拿接下来的一辈子还给我。”

    话音刚落,便感到手被轻轻一握,待穆幽抬起头,便放声大哭起来。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