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与世隔绝

    陆靖焕拖着严重受损的身体,依旧死死盯着面前穿着妖娆身材火爆的蓝蝶醉,丝毫不敢因为她看起来弱不禁风而放松丝毫。

    原因无他,在恶人谷内依旧声名远扬的毒美人蓝蝶醉虽然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而美貌动人,但是其心狠手辣丝毫不逊于任何一位恶人谷中臭名昭著的恶霸。

    蓝蝶醉出身巴蜀苗疆五毒教,陆靖焕虽然在明教中也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弟子,奈何苗疆五毒盛名在外,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什么时候着此人的道。

    但是蓝蝶醉似乎对他完全没有兴趣,全部的心思似乎都集中在面前的蛊鼎中,陆靖焕猜测鼎中必定是这位毒美人最珍贵的蛊虫……

    “兀那呆子,还愣着作甚,过来吃饭。”


    陆靖焕觉得最近一定是流年不利,等回圣教一定要去祭拜一番再出门。

    先是奉命刺杀恶人谷中的重要任务失败,然后是重伤垂死,最后又被莫名其妙地扔到海上,不会游泳的他险些淹死,幸亏得这位毒美人相救,不然现在真的就不用考虑怎么跟盟主交代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了。

    他问过蓝蝶醉为何会到扬州这个离恶人谷十万八千里的地方,蓝蝶醉嗤笑一声道:“姐姐我看上你了呗,跟着你过来的。”

    陆靖焕吓得当场就隐身跑路了,结果被蓝蝶醉揪出来狠狠地毒了一顿:“老娘有这么可怕?没胆鬼!”

    说起来明教中人也不是那群满脑子仁义道德的中原人,女子主动追求自己的如意郎君也是常见的事情,但是……如果是蓝蝶醉,那就可怕了。

    陆靖焕一边在海里扑腾着抓鱼,一边想,蓝蝶醉恶人谷中人的身份先抛开不谈,光是那全身的蛊毒就够他受的,要是要娶姑娘,他还是更喜欢自己教中的师妹,要是师妹们看不上自己,那就去七秀坊看看能不能找到中意的……总而言之,蓝蝶醉肯定是最末之选。

    不过,她做的鱼可真好吃……陆靖焕想到蓝蝶醉煮的鱼,顿时就觉得饥肠辘辘了起来。


    最开始他俩流落到荒岛的时候,蓝蝶醉不知从哪里弄出鼎来给两人做饭,陆靖焕死活不肯吃,生怕里面有些奇怪的蛊毒,自己连死了都会被她操纵,蓝蝶醉哼了一声也不劝,兀自指使自己的天蛛去海里捉鱼然后默不作声地烤起鱼来,最后陆靖焕实在扛不住那闻之食指大动的香味,悄悄地隐身过去吃了起来。

    蓝蝶醉看出鱼少了也不点破,但是从此之后但凡蓝蝶醉吩咐陆靖焕去收集点食材,后者都心甘情愿地一溜烟跑过去,到了后来,甚至开始无耻地点菜。

    “今天吃鱼吧!”

    “吃了这么多天了还吃鱼?”

    “我去捉点其它的鱼换口味。”

    “……”

    蓝蝶醉哭笑不得地目送陆靖焕离开,后者一溜烟地跑到海边然后不负众望地带了许多鱼回来,然后眼巴巴地盯着蓝蝶醉熟练地褪去鱼鳞、取出内脏之后放到锅里烹煮。

    “蓝蝶醉你手艺真是太好了,”陆靖焕嘴里含着鱼肉尚口齿不清地说“这么好的手艺不去开馆子,去个什么恶人谷。”

    话音落下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陆靖焕浑身一个激灵,抬头望向蓝蝶醉的脸。

    蓝蝶醉却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说:“三生路远,我五毒在中原被所谓正道斥为邪教的时候,唯有恶人谷收留罢了。”

    陆靖焕觉得奇怪:“但是现在中原各派对五毒……”

    蓝蝶醉冷哼一声:“我五毒对你们中原的事情没兴趣,要不是乌蒙贵惹事,不、要不是唐家堡插手,我们根本不会来中原,中原哪里有我五圣教好?”

    陆靖焕直觉自己戳到了对方的痛处,便也乖乖地闭嘴,心下也不由得想到当年大光明寺之役后教中弟子在中原受到的待遇,但是明教毕竟是“破立令”中首当其冲的邪教,更有挑战少林、强取藏剑宝剑、伏击丐帮唐门联军甚至惹到了五毒长老致使丁君体质变成如今模样这种种前科,但是五毒在乌蒙贵之前确实并未在中原做过什么坏事,却也因为饲养毒虫在江湖上沦为邪教。

    蓝蝶醉说到气头上,仿佛想起当年她行走中原江湖的时候遇到的不公待遇,愤愤地站起身跑去抱着自家玉蟾生闷气去了。


    第二天陆靖焕开始苦恼怎么讨好蓝蝶醉让她心情好一点,因为他带鱼回去之后,蓝蝶醉只是懒懒地勉强烤熟,味道根本不能跟原来比。

    第三天陆靖焕更加苦恼,因为蓝蝶醉干脆拒绝做鱼吃,煮了一大锅奇奇怪怪的东西,目测里面的食材大部分都属于五毒,虽然蓝蝶醉吃的及其开心,但是陆靖焕还是心惊胆战地自己滚去把鱼热热吃了。

    第四天陆靖焕觉得没有小鱼干的日子压根没法过,便开始小心翼翼地试探怎么让蓝蝶醉开心一点,最后尝试着给她放了几个朝圣言,才让蓝蝶醉高兴了不少。

    吃着蓝蝶醉做的鱼汤的陆靖焕,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这蓝蝶醉圈养起来成为女王大人脚下温驯的家猫。


    这样优哉游哉地圈养日子过得陆靖焕骨头都酥了的时候,岛上来的人直接打破了此地的平静。

    “我说师妹,你就甘心和这么个呆子在这么个破岛上过一辈子?”

    陆靖焕捉鱼回来,正兴冲冲地往回走的时候,就听到这么一句话。

    “哼,我就是看上了这么个呆子,怎么,师兄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怎么敢对师妹的眼光有意见……诶,呆子来了。”

    来人穿着一套恶人谷标志似的红色破军套,抬起头看人的时候总能看见里面仿佛燃烧着似的眸子,这人看见陆靖焕的时候,眼睛一亮道:“师妹师妹,快架蛊鼎咱们吃饭!”

    陆靖焕皱着眉头,有种自家宠物被其他人抢走了的不适感,又想到现在岛上两个恶人,他自己一个浩气,如果不听话,大概会死得很惨。

    蓝蝶醉横了那人一眼:“曲炙师兄,你要是闲得很呢,就帮我回教跑腿去,要是不闲呢,吃完了赶快去干正事。”

    曲炙哼哼两声表示听到,嘴里不停扒拉着蓝蝶醉做的鱼汤,丝毫没有把自家师妹的话听进去。

    陆靖焕则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心里对这么个闯入自己领地的人不满的很,要不是想着要是打他的话会遭到围殴,早就一套缴械走起了。

    曲炙却仿佛丝毫没有感受到这个人的怨念一般,一口气喝完了手上的鱼汤之后心满意足地赞叹道:“果然还是师妹的厨艺好啊~”

    蓝蝶醉:“师兄,虽然很感谢你的夸奖,不过你一个人吃掉了我们三天的伙食你是故意来拖累我们的么?”

    曲炙:“……师妹,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啊对你传信给我说有事情拜托让我见你一面是什么事情你还没告诉我呢。”

    蓝蝶醉:“让你回去告诉教主,我要成婚了。”

    曲炙愣了一愣,笑道:“那很好啊。”

    说罢曲炙还故意瞥了瞥一边同样愣住了的陆靖焕:“没问题师妹,我今天晚上就坐船回教传信去。”

    他们师兄妹俩后来说了些什么陆靖焕都没心思听,只想知道蓝蝶醉怎么就这么准备嫁人了呢?

    他撇撇嘴,决定晚上去问个清楚。


    当然这个问是不能问蓝蝶醉的,陆靖焕趁月黑风高隐身猫在码头,看着曲炙和蓝蝶醉分开,准备登上小船的时候,用弯刀抵住了他的下巴。

    “蓝蝶醉,和谁成婚?”

    本来在被抵住下巴的时候,曲炙还是个轻轻松松的表情,结果这么一句问话出来,曲炙的脸就出现了些许扭曲。

    “我说……你半夜劫持我就是为了问这个?”

    “是。”

    “不是想抢我的船回去?”

    陆靖焕愣了愣,然后发现自己的脑袋里压根就没出现过这个念头。

    曲炙大大地叹了口气,说:“真是只笨猫,我告诉你啊,师妹她的未婚夫是——”

    然后陆靖焕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直接拉到了离曲炙好多尺开外的地方,还附带锁足效果。

    “师妹的未婚夫不就是你么呆猫——师兄回去给教里送喜讯去了师妹不要挂念——记得多生几个孩子给我当干儿子啊——”

    蓝蝶醉:“废话忒多!”

    陆靖焕好不容易手忙脚乱地从天蛛织的网子里探出头来,就看见蓝蝶醉伸出虫笛托起他的下巴,女王样问道:“小猫咪,愿不愿意跟本姑娘过日子?”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