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怕鬼的道士和喜欢扮鬼的毒姐的故事

    “天灵灵地灵灵……”祝虞一边碎碎念着,一边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

    天知道于睿师父在想些什么,说是听说晚上的彼岸花有特殊的功效,让门下弟子各自去采集,结果他这个平时怕鬼怕得要死的小道士也不得不半夜出门去寻找所谓的“特殊的彼岸花”。

    “天师显灵各自退散退散退散……”祝虞口中不停给自己壮胆,奈何半夜的山路实在是吓人,周围草丛中时不时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先不提,树上也似有似无的传来诡异的叫声,祝虞被这这些诡异的声响吓得一丝血色也无,奈何师父有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去。

    “咦……那里来的小绵羊?……”

    祝虞一惊,抬起头来一看——

    “唉?怎么晕过去了?”蓝敏蹲下身子,看着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纯阳弟子,一时不知该拿他怎么办。


    “有鬼啊————————————”

    这是祝虞醒过来时的第一句话。

    闻言祝虞的师弟师铭悠鄙视地撇了他一眼:“师兄,你一个纯阳弟子还怕鬼,丢不丢脸。”

    “不要看不起鬼好吗鬼会找你算账的”祝虞抱着头缩在被子里发抖“师弟我跟你说鬼好可怕啊头上戴着大铁锅身上到处都是凶器它还会飘起来走路不带响声音好可怕好可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师铭悠严重的鄙视更加严重:“师兄,该吃药了。”

    “师弟你什么意思鬼真的很可怕你听我说啊师弟!师兄我不想看到你什么时候就被鬼抓去吃掉了啊师弟!”

    “唉我还说是谁说话这么难听,原来是那天被吓到的那只小绵羊啊。”蓝敏笑眯眯地推开门,身后跟着的双蛇抬起头来嘶嘶鸣叫着“哎呀,我真的有这么可怕么?”

    祝虞有些愣住了,他牙齿打着战说:“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不就是那个……”

    “对呀,我就是你说的那个鬼啊。”蓝敏拿着笛子挑起祝虞的脸,说“我刚刚好像听到你说我~好~可~怕~来着呢。”

    祝虞吞了口口水,下意识地往师铭悠移过去试图寻求师弟的庇护,谁知后者转手就把他卖了:“蓝姑娘,我这个师兄从小身体不好,麻烦你给他看看吧。”

    看个什么啊我身体好得很好不好——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女人是谁啊他扮鬼吓自己为什么师弟还是一副奉为上宾的样子?!

    在他内心快速吐完如上一段槽的时候,他的亲亲师弟师铭悠已经站到一旁,他自己也成为了砧板上的一条鱼,任由蓝敏这把刀把他大卸八块。

    蓝敏治病的方法与万花谷的大夫截然不同,人家那是望闻问切医者仁心,说话轻声细语生怕惊吓到了病人,而蓝敏的治疗过程,祝虞觉得他这一辈子还是永远都别想起来的好。

    总而言之,等蓝敏治疗完毕,祝虞觉得自己居然没有被吓死,真的是祖师爷保佑。

    “我说师弟……这么个恐怖的女人,到底是哪里来的啊?……”待蓝敏治疗完毕,施施然带着她的两条灵蛇离开,还沉浸在刚才治疗给他的冲击力之中的祝虞,虚脱地问道。

    “啊,蓝姑娘是师父请来的五毒弟子,说希望能够学到一些南疆的奇妙蛊术。”师铭悠老实回答道“蓝姑娘是五毒著名的医者,我们这边很多奇怪的病症蓝姑娘都能轻易解决呢。”

    “哦——那比之鸿书又如何呢?”

    “那怎么好比?万花和五毒各有长处不是,不过在我看来,肯定是鸿书更胜一筹。”

    “唉,师弟,虽然你和鸿书的关系好,但是偏心是不对的啊。”

    “你明知我偏心,还问?”

    “……”


    今天轮到祝虞守夜,寒风瑟瑟倒是其次,祝虞最怕的还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出来——要是出来个断头鬼饿死鬼冤鬼怨鬼……啊不能再想了!再想就要晕过去了!

    “啊……小绵羊……你在这里啊。”

    祝虞下意识就起手生了个太极。

    “……天哪,不就是装鬼吓吓你吗,怎么反应这么大。”蓝敏一个迎风回浪躲开了他的攻击,一脸被惊吓的表情。

    你那是什么表情明明是你吓我的好吗……祝虞被吓得冷汗涔涔,内心无力吐槽。

    “唉,这次好了点,没有吓晕过去。”

    祝虞听到这句话脸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蓝……姑娘,请不要这样随便吓人好吗?”

    蓝敏吐了吐舌头,说:“我不是来看看小绵羊你好了没么?”

    祝虞刚准备吐槽他是来治病的还是准备把他吓病的,抬头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五毒地处南疆,风气开放,女子衣着暴露这他知道……

    但是问题在于,蓝敏她身材也特别好,实打实的胸器,衣服还直接露到了肚脐眼。

    长这么大连师妹的内裤都没有见过的祝虞收到了极大的冲击,一时眼睛都不知道该放哪儿了,下意识脱下道袍递给蓝敏,哆哆嗦嗦地说:“我……那个我已经好多了……恩恩山上冷……这个这个谢谢蓝姑娘关心,这这这件衣服就麻烦蓝姑娘穿穿穿穿上吧。”

    蓝敏有些疑惑地接过祝虞的外袍披上,然后笑开问:“小绵羊儿?”

    祝虞见她把外露的皮肤遮住了大半,才定下心神说:“蓝姑娘,在下祝虞,真的不叫什么……小绵羊儿……那个,谢谢姑娘关心,幸得姑娘的治疗,最近感觉身体好多了。”

    蓝敏点点头示意她知道了,然后伸手摸了摸祝虞的脸,看着随着她的动作露出的胸器,脸又开始红了起来。

    蓝敏摸完了满意地说:“我就说嘛,我的医术肯定是不错的。”

    祝虞被她摸了这么一会,窘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蓝敏似乎检查也检查过了,调戏也调戏过了,转过身消失在狂风中。

    祝虞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衣服被蓝敏带走了,顿时悲愤地恨不得在瑟瑟寒风中吼出来。

    蓝敏你是故意的吧!


    第二天祝虞居然没有感冒,师铭悠高兴地说:“肯定是拜蓝姑娘的医术所赐,师兄你的身体真的好了不少。”

    祝虞还在哀悼自己随手给了蓝敏的南皇上衣,闻言才想起,要是以前这么一折腾第二天肯定会染上风寒,这样说来,蓝敏真的算得上是他的恩人了。

    正想着要不要跟蓝敏上门拜谢一下,就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祝虞开门一看,居然没有人。

    他一哆嗦心想刚才是不是鬼怪敲门,就听到师铭悠大喊道:“蛇!有蛇!”

    祝虞一低头果然看到了两条缠在一起的蛇,身上还挂着一个袋子,见他来了便将袋子放下,悠闲地往蓝敏的住处游去了。

    祝虞打开袋子,发现是自己的南皇套外褂,清洗干净了还带着南疆特有的熏香味道,一时愣怔在那里。

    “原来是蓝姑娘的蛇啊”师铭悠也看到了祝虞手中的东西“早就听闻南疆五毒教有驭虫奇术,没想到真的能让这些畜生乖乖听话。”

    祝虞把外褂穿起来,难得讷讷地说:“啊,是啊。”


    虽然说有了那么些微妙的好感,祝虞也没打算说出来。

    南宫川和莲花的事情他也不是不知道,虽然祝虞觉得自家师父不会干涉门下弟子喜不喜欢谁,但是毕竟蓝敏是五毒教的人,十几年前五毒教还是邪教,请来做客还好,要是自己想娶一个五毒的女子,恐怕祁师叔第一个不放过他。

    说是这么说,蓝敏在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心想反正蓝敏这么漂亮,多看几眼大概也……不是那么明显罢。

    蓝敏似乎也没察觉到他的心思,只是在他下次值夜班的时候,使出女娲补天把他又吓了个半死。

    “蓝蓝蓝蓝蓝……蓝姑娘?!你你你你你你怎么……”

    “这些蝴蝶附在我身上,自然就能浮起来了。”蓝敏看穿了他的心思,笑嘻嘻地说“小绵羊儿,怎么样?”

    “那个,在下叫祝虞……”

    “我偏爱叫你小绵羊儿,怎么?”蓝敏的虫笛轻轻敲了敲祝虞的脑袋“小绵羊儿不好听?”

    岂止是不好听的问题?!祝虞吐槽无力,只能苦笑,回答:“那个,蓝姑娘,吓我真的那么好玩?”

    蓝敏歪歪头,笑道:“当然好玩儿。”

    祝虞眼前一黑,预感接下来的日子他不好玩儿了。


    果然,接下来的两个月,只要他值夜,蓝敏必出损招吓他,她自己上场还不算,连带着她的那几只宠物也被她拿来吓他,吓得最后只要听到值夜两个字,祝虞下意识地就白了脸。

    奈何白天看到蓝敏的时候,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要往她所在的地方多瞄几眼。

    然后传来消息,几大掌门被围困于烛龙殿,五毒教教主召集教内弟子围攻烛龙殿,救助各派掌门,蓝敏立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纯阳,前往烛龙殿救治伤员。

    蓝敏走的前一天晚上,刚好轮到祝虞值夜。

    祝虞心知蓝敏明天就要走,今晚肯定不会扮鬼吓他,心里庆幸的同时也有浓重的失落,蓝敏明天就要离开纯阳的事情在他心里盘绕不去,连怕鬼都忘记了。

    “小绵羊儿。”

    祝虞一愣,抬眼便看到蓝敏带着她的灵蛇,踩着纯阳宫终年不化的大雪向他走来。

    “小绵羊儿今天怎么了?不吓吓你你便不知说什么啦?”

    “那个……并不是……”祝虞内心的喜悦让他一时失去了控制“你来看我的么?”

    蓝敏看他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来这里不就是为了看你这绵羊儿,不然你以为呢?”

    祝虞一时失言,却连内疚都来不及,就被蓝敏一击会心了。

    “我以为……你明天要走,所以……来不及来。”祝虞低声说。

    “谁都不告别也会跟小绵羊儿告别的,”灯光都被祝虞挡住,蓝敏站在阴影里朝他笑“因为我喜欢小绵羊儿啊。”

    祝虞抬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蓝敏的话。

    “不过有师姐告诉过我……”蓝敏凑过去轻轻吻了吻祝虞的唇“汉人有的狡猾不可信,有的人……即使信了,也没法在一起。”

    “我……”

    “这次教主让我们去烛龙殿,烛龙殿里的危险我知道,尸骨都铺了好厚一层……我们医者,也一定要深入烛龙殿治病才能抢救下别人。”蓝敏用手指按住了祝虞的唇,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轻声道“所以……既然肯定是回不来的,我便想,我这番心思,是一定要告诉你的了。”

    祝虞很想开口劝她不要去,谁知蓝敏的手指似乎涂了些什么,散发着清幽的气味,他的意识便愈发昏沉,眼皮似有千斤沉重,他拼命眨眼想让自己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最后留在记忆里的,只有蓝敏嘴唇的触感和温柔的怀抱。


    待第二天他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下床找蓝敏问清楚她的心意。

    他已经想好了,若蓝敏真的喜欢他,他一定会禀告师父,然后哪怕祁进师叔追在他后面打,他也要和蓝敏成婚。

    “虞儿,你要到哪去?”

    祝虞一愣,回头才看到他师父于睿坐在大堂里,看着他朝外奔跑的身影,眼中的悲悯让他腿一软,不自觉地坐了下来。

    “师父,我……我……”

    “蓝姑娘已经下山,临走前拜托我一定要将你留在纯阳,”于睿看着自己这个从小就聪颖的徒儿,联想到自己坎坷的情路,不觉叹道“蓝姑娘也是一片好意……徒儿万不可辜负。”

    祝虞没有回答,心想这是哪一出?蓝敏说喜欢他……然后就这么去送死?世上那里有女子去那些危险的地方送死而丈夫留在后方等死的道理?若是蓝敏喜欢他……若是蓝敏喜欢他……那么他护着蓝敏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断然不应该放着蓝敏一个人去烛龙殿救人,无论是作为一个男人,还是作为一个曾经被救助过的病人……都断然没有这种道理!蓝敏蓝敏……祝虞脑子里乱成一团,只剩一个念头愈发明晰,他红着眼睛抬头说:“师父,我要去烛龙殿。”

    于睿看着祝虞,叹道:“虞儿,你可想清楚了?蓝姑娘把你留在纯阳,断然不会希望你去送死。”

    祝虞红着眼睛抬头道:“师父,我也断然不会希望她去送死的。”

    于睿知道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也不再劝,道:“十日后,你随我一同去烛龙殿营救掌门师兄回纯阳宫。”

    祝虞握拳,低头道:“是,师父。”


    十日后,武林攻入烛龙殿,将被掳走的掌门系数就出,还拿到了尸毒的解药配方。

    然而这么辉煌的胜利,却是由无数的热血儿女的生命换来的。

    各派损失惨重,在清理尸体的时候,五毒教内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纯阳弟子,站在蓝敏的身边,无论怎么说,都不肯离开。

    五毒教众看那个纯阳弟子的神情,便知道这恐怕是蓝敏提过的那个爱侣,便不再打扰他,每次碰到,只是静悄悄地路过。

    这样深重的失爱之痛,大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而祝虞看着蓝敏的尸体,脑子里乱成一团,他记得以前在纯阳宫的时候蓝敏埋在雪地里装作尸体,装作诈尸吓他玩,现在呢?她是不是也会等下就坐起来看着他惊慌的脸大笑道果然小绵羊儿胆子小,而他则一边吓得大叫一边往灯柱跑,然后被跘倒在地上,不得不借助蓝敏的搀扶才能站起来,最后蓝敏陪着他守了一整晚。

    “蓝……敏……”祝虞迷茫地摸了摸蓝敏的脸,她的脸被血污成一团,甚至右半边的脸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但是祝虞还是恍惚看到了她当时在纯阳宫笑得一脸得意的样子,然后祝虞也跟着笑了起来,心想敏敏你果然是吓我的,你这次可没吓着我,我——

    祝虞摸到了蓝敏脖子上的致命伤,忽然意识到,蓝敏真的已经死了。

    不会对他笑不会喊他小绵羊儿不会装鬼吓唬他不会陪他守夜不会……

    他终于哭了出来,哭得声嘶力竭,他紧紧抱住蓝敏残缺不全的尸首,他知道那是他最为宝贵的东西,而他失去了她。


    烛龙殿大捷后祝虞带着蓝敏的骨灰回到了纯阳宫,自此后守夜时,再也没有怕过鬼。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