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策毒·莫名其妙(二)

11.

  狗血泼完了我们再来撒糖。

  军爷的兄弟某天看到军爷正上蹿下跳打扫房子洗衣服做饭,遂大肆嘲笑有媳妇的人还不等着伺候。

  军爷鄙视之:“媳妇是用来宠的,你这种没媳妇的人没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军爷兄弟:“……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拐一个回来!”

  

  12.

  军爷和同袍正讨论最近要离山历练的小道长们。

  军爷表示小孩子非常烦人,自己一定应付不来,请到时候同泽多照顾一下自己。

  随军万花推门进来:“军爷,好消息,你媳妇怀上了。”

  军爷犹如轻功状态的里飞沙一样飞了出去。

  

  13.

  毒姐最近很暴躁,小青小白都恨不得有多远离多远,生怕主人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献祭了。

  唯有军爷,二十四孝好丈夫状态全开,媳妇要跪虫笛决不跪长枪,媳妇吃饭要给一瓶醋决不只给半瓶。

  即使招来同泽的鄙视眼光也全当做嫉妒。

  

  14.

  毒姐生孩子的时候,军爷在毒姐床边哭得跟是他生孩子似的。

  毒姐迷迷糊糊疼着也嫌他吵,特别想用眠蛊糊他一脸。

  结果看着那张一塌糊涂的脸还是舍不得,让军爷糊了她一身鼻涕眼泪。

  

  15.

  最近天策府所有单身都绕着军爷走路。

  没办法,对着一个抱着孩子对着媳妇一脸痴笑的秀恩爱男人,这群单身汉真的很想一拳揍过去啊。

  

  16.

  最后终于有人出手揍人了。

  毒姐一巴掌把试图给没断奶孩子喂肉粥的军爷拍出了房间,并勒令灵蛇天蛛守门不准军爷进来。

  军爷在门口不服气地徘徊了一天,最后垂头丧气的拍开军医花哥的门求教如何照顾孩子。

  

  17.

  完成花哥的奶爸课程之后军爷低着头走进了自家房间,伸手抱住了毒姐。

  “媳妇啊,辛苦你了。”

  毒姐抱着孩子,就被军爷抱在了怀里,愣了片刻低头靠到了军爷的铠甲上。

  “卧槽这熊孩子你尿你爹身上了你知道吗?!”

  

  18.

  孩子出世不久,毒姐就给他种下了凤凰蛊。

  军爷玩笑得吃了几口干醋,毒姐瞪了他一眼。

  其实军爷早就被种下了生死蛊,只是毒姐没有告诉他。

  

  19.

  刚才似乎有点沉重现在说点好玩的。

  孩子出生不久军爷和毒姐争执过到底让孩子入五仙教还是天策府。

  毒姐觉得苗疆比洛阳安宁;军爷觉得苗疆男人穿太少有伤风化。

  军爷话音刚落就被罚去跪虫笛,回来之后看见家里多了一柄给孩子练习用的长枪。

  

  20.

  毒姐有个补天师兄,常年穿着定国套裸奔。

  而且单休补天。

  还一度是单修毒经的毒姐的专属治疗。

  所以说军爷看毒哥不爽是有充分理由的。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