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产粮是为了自己爽

作为末世文的开头如何

    孟悦雪提着袋子往住处走的时候看到了一群人穿着奇装异服聚集在一起,她探头看去,才想起今天是僵尸爱好者聚集的日子。

    那群人不知道用什么弄得满身是血,其中也颇有几个化妆术高超的在自己的皮肤上做出了腐烂的效果,翻出来的血肉上甚至能够看到一些白色的蛆虫。孟悦雪赶紧转过头去以免自己吐出来,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群人,追求完美或者纯粹是脑回路与自己不同都没所谓,她现在只想赶快回自己住的地方,给忙碌学习了一天的自己和室友做一顿香喷喷的饭菜然后美美地洗澡上床睡觉。

    她正在努力将自己的思路引导到今天买回来的原料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上的时候,已经被她甩得远远的队伍里忽然发生了一阵骚乱,本想加快步伐的她忍不住回头一看究竟。

    骚乱似乎发生在人群中央,开始还有人大笑着喊演技太好了,后来声音却变得相当慌乱,有人在咒骂怎么混进来一个犯毒瘾的混蛋。片刻后有个面目模糊的人被拖出队伍,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传来,孟悦雪意识到这个人脸上的血不是那些奇怪的红色颜料,顿时一抖转身快步远离了游行队伍,把警笛声救护车笛声远远甩在身后。

    待她真正跑回居所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食欲,那个人残破不堪的脸现在还在她脑海里徘徊,让她的胃到现在还有点绞痛。

    “孟,你回来啦?”

    孟悦雪抬头发现是自己的室友梅,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嗯,是啊。在路上遇见了那群恐怖爱好者,被吓坏了。”

    梅仔细观察了一下孟悦雪的脸色,关怀地说:“噢,那个确实很吓人,你看起来很不好,需要休息一下吗?”

    孟悦雪求之不得地点点头,今天本来轮到她做饭,甚至特地跑了一趟中国商店去买一些原材料,谁知会遇上这种事,现在她看见袋子里的那块肉都有呕吐的欲望。

    梅执意要将孟悦雪送上她在楼上的房间里,还安慰道:“没事的,明天你就会把这些都忘记的,没事的。”

    孟悦雪有气无力地点点头,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准备道谢,就听到楼下的门忽然碰地一声开了。

    梅不悦道:“一定是沃尔什那家伙,他一向这么粗鲁。”

    孟悦雪转头望向大门,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犯了太岁——也不知道这地方到底有没有太岁——沃尔什一副僵尸的打扮,而且是最为逼真的那种,满嘴鲜血,身上掉落的皮肤到处都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将那些裸露在外的肌肉做上腐烂处理,却也让人恶心欲吐。

    梅大声呵斥道:“沃尔什!你那是什么吓死人装扮,快回你房间里把那些恶心的玩意洗掉,这里可没有恐怖爱好者!”

    沃尔什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对着梅嬉笑一声回房卸妆,却仍然死死盯着梅和孟悦雪,孟悦雪忽然发现了有些不对——沃尔什因为有些近视,又因为嫌弃普通眼镜难看隐形眼镜不舒服而宁愿眯起眼睛看远处的东西,而现在,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睁得太大了。

    梅却浑然不觉,只想着好好训斥一顿这个恐怖爱好者,踩着重重的步子往楼下走去。沃尔什也缓慢的接近着她,孟悦雪安慰着自己平时沃尔什就喜欢开这种恐怖的玩笑,转身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然后传来了梅的一声惨叫,孟悦雪猛然回头,梅被咬断颈动脉后喷出来的血柱溅到她脚下,她的腿忽然一软,重重的坐了下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