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家有被被万事足【

片段十六 素九


  素九收好了针,笑吟吟地伸出手:“诊金十两,石大哥请了。”


  石树一愣:“你上次可只收了我几文……这诊金涨的是不是太快了。”


  素九依旧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我金针门的规矩,富者收金,穷者收铜,有钱收钱,无钱收米,上次石大哥你身上只有那点钱,现在石大哥你发了财,我自然得多收点。”


  一旁的宁心略皱了眉:“你们这规矩……便是没钱给你们,你们就看着人去死吗?”


  素九摆摆手:“嘛,要是真的没钱没米,给点自己的布头都成,实在不行,门里的姊妹们也有喜欢听故事的,讲个好听的故事也成呀——但是祖师奶奶说啦,我们姑娘出来行医本就不易,对外不能让人小瞧了咱,免费看诊这事可是做不得,没得让人小瞧了咱们。”


  宁心依旧有些异议的模样,却也咽了下去。


  石树在身上摸出诊金递了过去,他身边的莫鼎却有些不太甘心,又见素九一副纤弱的模样,便忍不住出言讽刺:“这外伤伤药随便寻个郎中都能买到,你这伸手拿钱的模样,也未免太不好看。”


  素九略撇了他一眼,只是掩口笑:“莫大哥这话说的,这山崖绝壁,倒是去找找寻常郎中看看呀。”


  石树向来知道这姑娘医术跟口才一样高超,口拙的莫鼎那里是她的对手,只是随手按下想发作的莫鼎,笑着说:“劳烦素九姑娘,只盼下次诊金能少收些许,便感激不尽了。”


  素九摆摆手:“瞧石大哥这话说的,怕是除了石大哥之外,你们这一行人都不愿再见我啦。”


  说罢手上的物什也收拾完毕,背起篓便往下山的路走去。


  素九的身影早瞧不见了,莫鼎愤愤道:“小妮子架子大,总有一日要栽在我手上。”


  石树摆摆手:“她们金针门好事做了不少,有点规矩也正常,我上次见她看诊,也就是在人家米缸里捞了几颗米做诊金,再说钱财身外之物,也无需如此介怀。”


  


  第二日一早,石树与宁心醒来,却没发现莫鼎的踪迹,大惊之下四处寻找,却见人被吊在一颗大树上,脸上还被墨水画的王八锅盖,画工还颇为传神,引得大家哈哈大笑,才把这莽汉从树上解下来,途中还因为图画太过可笑,不知谁乐的抓不住绳子,硬是把他摔了个狗吃屎。


  石树一边憋笑,一边询问莫鼎,后者便闷闷不乐的说起昨天的事来。


  素九走后,他想着那金灿灿的十两诊金,还颇有不服,便趁入夜后下山,循着素九的踪迹追过去,想把那金子拿回来。他脚程快,不一会儿便在一颗大树上见到了熟睡的素九。山风凛冽,莫鼎自己尚且有点受不住,更何况素九一个小姑娘,缩在大树上,就一条毛毯暖身子,莫鼎忽然想起素九的那句“山崖绝壁,你倒是找个寻常郎中啊”才觉得有些不忍,但是随即便忆起石树手上的金子,又觉得还是多少得给这小姑娘一个教训,吓吓她才值那金子,便寻了个草丛,超自己的脸上抹了些泥,想装成僵尸的样子。


  谁知刚刚蹲下,脖子上便被架上了一把寒气逼人的长剑,一个女声冷冷道:“你跟着素九,想干什么?”


  前方素九也一个翻身从树上下来,完全不似熟睡的模样,到他面前一看,笑道:“我道是谁,莫大哥,怎么,前日的金疮药不好用来讨说法了?”


  那个手持长剑的女子道:“要是药效不如意自可白日来,鬼鬼祟祟的是想讨什么说法?害性命的说法么,倒是得问问我许不许。”


  莫鼎是个执拗性子,言语一挤兑他反倒硬气上头,大喊道:“我就是看不惯你们收诊金怎么了,要是石大哥没那么多银子,那我那么多兄弟可不就死在那了?”


  素九撇撇嘴:“奇了,这世上还有仗着受伤逼人做事的。喂,莽汉,我且问你,你以为你用的药材是怎么来的,我们学这么长时间的医术武艺,束脩是怎么来的。怎么你们绿林好汉劫富济贫就是行侠仗义,我们学了医术跟有钱人收点钱好继续跟大家看病就十恶不赦啦。”


  她身后的姑娘也收了剑,冷淡道:“说那么多干什么,他们杀来杀去还当是义气深重呢。义气完了又找治病之人的麻烦,不显得自己义气加倍?蠢货。”


  素九点头:“也是,这种你有肉吃我连汤都没得喝的事情我可干不了啦,阿姊,这下怎么办?”


  “要不是祖师奶奶传下祖训让我们两人一组相互护着,这种蠢货可会害惨不少门里的姊妹,这个——还算有点良心只是想吓吓你,要是遇见了谋财害命见色起意的,可就坏了。”


  那姑娘对莫鼎一副冷淡模样,对素九却是殷殷爱护。素九闻言忽然笑了起来,拿出一瓶物事,莫鼎尚未看清她用了什么手法,便觉得被喂了些什么东西,昏了过去,醒来便成了那副模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