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羽叶

家有被被万事足【

毒策·歧路

·复健(失败)作

·其实是前段时间的活动冒出来的灵感

·超~短小,还没写完

1128 待修改

       洛道的天气一如既往的让人窒息。

       李天鸣跟着那个苗疆人已经许久了,天策府调查尸人之事已经许久,江南传来的消息指明了南疆人与尸人之间的联系。这人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洛道,还跟之前嫌疑颇大的红衣教搅和在一起,实在是让人起疑。

       这几天的跟踪根本没有什么结果,红衣教洛道分坛的守备及其严密,赎罪林天罚林自不必说,葫芦谷里满满的叛军虽然对红衣教是个威胁,却同样不会给他行方便。

       他一咬牙,抖起长枪,超那人后心直刺过去。

      他本意并非取人性命,只是希望能够先手制住对方,苗疆毒术,江湖上传言虽不可尽信,却也同样不可小觑。

       破风之声袭来,却并未如李天鸣之意,长枪枪尖直刺到一把长剑剑身,金属撞击之声不绝于耳,剑身隐隐泛绿,显是淬过什么十分厉害的毒,当下一个挑刺试图将对方手中武器挑飞,谁知对方剑法也不似新练,竟稳稳握住,李天鸣反而放下心来,这人剑法不算精妙,莫说跟藏剑七秀纯阳这些使剑的门派,就连自己的剑法也远在他之上。

        只是——从未听过这些使毒门派用剑……

       李天鸣刚刚想到这一节,脚下便传来一阵冰凉,一青一白两条一人多高的毒蛇缠着他的脚踝,张开了血盆大口。

       “那么,这位中原的小哥,到底是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呢?”

       对方收起了长剑,笑眯眯地看着动弹不得的李天鸣,问道。

 

       穆离前几日便得知自己被人追踪,但对方并无任何动作,他也并不以为意。

       只 要不妨碍到自己的任务,被追踪又有何妨,更何况以他在洛道一路所见,中原人对自己有些提防也不以为奇。

       失踪的教主,乌蒙贵的把戏,《尸典》,蠢蠢欲动的五使,师父交代的任务,圣教尚且一团混乱,更是管不得这些其他的了。

        不过,洛道倒是有些有意思的地方……穆离从长守村旁的地上拾起一株植物,故意朝身后露出了一丝破绽——

 

      穆离生着火,看着一旁被灵蛇制住动弹不得的李天鸣“那你们中原人,都是这么跟上几天然后用长枪问话的吗?”

      他的汉话带着略微的南疆口音,却不重,仿佛是同时被说官话和自家话的人带大,说话时火光映着半张脸,让人摸不透他的心思。

       “近来中原不太平,我们这种混江湖的,总得多提防些。”

       李天鸣回答的很谨慎,穆离的身份尚且不明,要是真的跟江南那边传来的信一样,近来的几起震动江湖的事件都跟南疆有关的话,面前这个人的来历,倒是真的相当可疑了。

      “哦……都有些什么不太平的事情呢?说给我听听吧,也算饭前解个闷。”

       穆离示意李天鸣走近火堆,轻声说了几句李天鸣听不懂的话,两只灵蛇便从李天鸣身上游了下来,亲昵地靠近穆离挨蹭。

        李天鸣看看两只灵蛇,坐到穆离对面,开始断断续续讲些近来江湖上的大事,某门派被人夺走了镇派秘籍、青年才俊们崭露头角的大会、被认养归来的孩子一夜灭门的家族……以及,洛道周围,会自己行动的尸体。

       说道最后一项的时候,李天鸣抬头看了一眼穆离,后者依旧是一副带着点懒散的模样,连眼皮子都没抬。

       “是挺乱的,”穆离伸手从锅子里弄了一碗汤水,顺手递给李天鸣“于是你来洛道,就是为了调查这些——能动的尸体?”

       李天鸣端着碗,内里飘着的是他从未见过的菌类,香气扑鼻而来,诱人食欲:“你又为什么来中原?”

       穆离看着李天鸣,伸手端过他的碗自己喝了一口再递给他:“我啊——来找人的。”

       “我们那里也不算太平,”穆离拿下背在身后的剑“所以得来找人,找与这把剑类似的另一把剑的主人。”

       “兵器之事,应当问询藏剑山庄。”

       “阿姊已经去了,我送她到江南,然后北上去霸刀山庄。”

       “你们找到要找的人了?”

       “阿姊传信说找到了,但是不愿跟我们回去。”穆离靠在灵蛇身上“说是跟情郎已有婚约,阿姊劝不动,便去请了师父出山。”

       “那个人是谁?”

       “这就不知道啦,阿姊没告诉我,大概是觉得告诉我也没用吧,她巴不得我快点回南疆呢。”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

       “临时接到师父的命令,”穆离拿出虫笛,站起身来“让我调查一番最近中原出现的尸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李天鸣也取下长枪,四周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天上的明月将四周照的有如白昼。

        层层叠叠的尸人,正在逐渐朝他们靠近。

       “你做了什么?”

      “略微点了些毒香,没想到果然跟记载上写的一模一样啊。”

        穆离的虫笛发出了刺耳的声音,灵蛇仿佛从梦中惊醒,抬起身子嘶嘶叫唤。

        “不管能不能查清这些事情,先把这些祸害烧了总是没错的。”

        “我倒是觉得,这些活死人被烧死前,我们两个得变成真死人。”李天鸣有些咬牙切齿。

        “是吗?”穆离笑起来,一把拉住准备往前冲刺的李天鸣“中原天策府的小将军,莫要太轻视我圣教。”

       尸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什么爆裂开来的声音。

       仿佛鞭炮被点燃了引信,爆炸从尸人中心蔓延开来,早就断裂腐败的尸体仿佛被放入了炸药一般,瞬间爆裂开来,飞溅的血肉和肢体落到地面,有的甚至尚且在抽动。

        李天鸣皱眉,转头不忍再看。

       “你们的蛊术,就是这样的?”

        穆离的声音却依旧平静:“若非如此,我就不会在这里了。”


评论

热度(5)